第2章  遇见奇观 

 

这是一个进口电视剧风暴内陆的时代。我在市里一家重点小学上三年级。所在的班级在三层教学楼的第一层。

 

放学后,我想偷看高于我两个年级像极了岛国明星的一个女生,便怀着忐忑的心独自上到教学楼的第三层。

 

那女生的名字叫芳(这是我很多年后才知道的)。她朝气超时代,阳光妩媚,风姿洒脱,灵睿丽质,身材修长苗条,一头时髦的凌乱刘海发。

 

我第一次上这么高的楼层,有些眩晕,头重脚轻。我胆子小,看到芳所在的班级里已空无一人,便扶着走廊的栏杆准备回去。但我又想撞着胆子望楼下看,体验这种居高临下的恐惧感。

 

此时的我已魂不守舍,六神无主,浑身像没了筋骨。我越往下看,就越是动弹不得,手脚就像不是我的一般。我唯一能动的,就是抬头看向天空。

 

原本只是满天的云飘浮于广阔的浅蓝色上空,瞬息之间,太阳的光辉掠过遮挡它的黑云撒向万云。光布在了层层叠叠的云上。此时,我发现云是动的。

 

满空的云同时变化万千,且方向不一。云山被一层层的压下来,距离我越来越近,仿佛伸手就能去触碰到云。

 

遥望远处,那云变幻莫测,大有翻江倒海之势。霞光的亮度越来越强。云被风吹成了各种形态,犹如百鸟在空中起舞,又如百兽在空中戏耍。

 

远处的云海像变戏法一样变换着景观。西边的云脉此起彼伏,形象各异。

 

满空上下,从左到右,从远到近,到处都是形态诡异的彩云。彩云随着光的变化灵光显现。

 

那云有镶着金边的麒麟,半透着红光;有满身金黄羽、拖着粉黄尾翼的凤凰;有透出橙色双眼、满身铂金鳞片的魔兽;另有山怪,还有果林。各种奇观数不胜数。还有那五光十色、活灵活现的龙王在云海中大战正在过海的八仙······

 

霎那间,又有无数的形象展现在我的眼前。满空的霞光异彩让我看得目不暇接。

 

仅仅几分钟的时间,天上的奇特景观就犹如经历了亿万年的变迁一般。

 

我细看那彩云的颜色,凡是人间有的,那上面就都有了,人间没有的,要比人间有的还要多上万倍。

 

我确信将这光和各种深浅不一、形状各异的云结合浅蓝色天幕的背景,能够运化出如此神奇的彩色之云,这必是神的大功。

 

我看着这些景象,身体里有种力量想要冲出来却又出不来。

 

 

从学校到家没有多远。出了校门往右拐,在第一个路口再往南,走过一条大马路,穿过路边的小桥不远处就是了。

 

就在回家的路上,我看到了一个小女孩。我走在她的后面。

 

她穿着一个花布衫,背着一个用蓝色带花的粗麻布做成的书包,很招人喜爱。她如此的小,走路的神态怎么就那么的美?只是因为身段好么?

 

她走起路来很稳,步子迈的很利落。我能从她迈步子的频率和节奏以及她走路的神态,就能想象得出她的长相是多么的可爱。我甚至能从她耳际细嫩柔滑而又白净的皮肤想象出她的长相。

 

我不知道为什么,之前从没见过她,这是第一次,而且只是看到她的背影,我的脑海里就出现了她的笑容和面孔的模样。为了证实我脑海里的女孩是不是她,我飞快的从她的西边走到前面去。

 

当我回头看她的时候,我惊呆了。她和我脑海里出现的女孩的面孔一模一样,连神态和笑容都一样。

 

我的心口一下子就爆满了血液。我的耳际像针扎一样刺痛,脸部和脖子都红涨了起来。脑壳也像快要爆炸了一样。

 

我这么小,不懂什么是爱情。我不是因为爱而紧张,是因为我不知道为什么在从没有见过她之前脑海里就有了她的模样。

 

她圆润而近方形的脸蛋,好像正在想着什么美好的事情,笑的好甜。我甚至能够从她的笑里感应得出她想的事情。那是一个非常美好的景象。

 

我很纳闷,这么小的女孩,怎么能想得出那么遥远的未来里美好的东西。这是我都从来没有想到过的。她的眼睛是那么的清澈和明亮,大的是那么的正好。我能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她未来的样子。这样的情景,让我震惊。

 

她的鼻子,比雕刻出来的还要柔美和精致。她的耳朵是那么的红润而通透。她的嘴唇,好迷人,不用张嘴,都能说话。我从她嘴唇的抖动感觉的出她内心的声音,那是来自未来的声音。

 

我听见了不该听见的话语。我惊呆了。这来自未来的声音,是与我在未来世界里的四次对话。其中前三次都是只有一句话。因为我能从他的眼睛里看到她未来的样子,所以她给我说话的情景也都展现在了我的脑海里。

 

她的第一句是在两年后的暑假,在她的家门口给我说的;第二句是在上初二时她所在的班级里举办的一场晚会上,当时的情景是在录像,也就是说,在未来里有记录这一情景的录像;第三句是在上高中时教学楼下的校园里;最后是一段话,我在未来的S市的大城市里我与她通话的时候她对我说的一段话,这段话的情景里没有我的画面,只有她拿着电话的画面。

 

我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未来里我的三个影子。我没有从她的嘴唇里听见我的声音。我只能从他的眼睛里看到有关我在未来的世界里三个时代存在过的情景,但可以从她的第四句话里听得出我未来的某个阶段在S市这个大城市里工作过。

 

我是一边往前走一边回头朝向她看。从其中的一句话里可以听得出,我应该是赞美过她类似“你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孩!”这样的话。因为我听见她在第四段话里有一句说:“我怎么可能是你见过的最美的女孩?”这句话。

 

当我路过报纸亭时看到两本书。一本是术数类古籍—《密数》,一本是超能力类书籍--《探秘》,我就买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