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初遇飞船

 

初中的我已经开始彰显出各种不同的特意能力。

 

我在无意中翻找出很多年前买的一本书《密数》。这本书过于深奥,我看到了半夜,忽然灵光一闪,领悟出了一个天机。顿时,身体内的磁场开始大动,满身的振波环绕于我的周围,我感到能量大增,仿佛快要喘不过气来。

 

我放下书,冲出门外,走到大露台朝天一看,满天乌云密布,狂风呼啸。大风刮着黑云变幻万千,整个天地都在飞旋而动,犹如翻江倒海一般。

 

我伸出双臂抱向天空,深吸一口气在肺中,闭上双眼,让打开的灵窍运行着爆满的能量融入这天旋地转的混沌之天中。

 

瞬息之间,我站在了旷野。这里极其的安静。我看到三五成群的飞行器从远处的高空陆续飞过。

 

我不知道是在哪里。找不到回家的路,我到处奔走,呼喊。一个人影也没有。

 

我又看见离我很近的一个庞然大物朝我这边的方向飞过来。我并不感到紧张害怕,反而觉得这是寻常之物。我看着它从我头顶的上方使去。

 

我忽然想起自己还有家人,就到处寻找。不知道找了多久,那是一个很长的时间。这里的天永远都不会亮,也不会黑下去,一直都是灰蒙蒙的。

 

我孤独无助,到处游荡。当我走到天涯的尽头,看到了大海。海面上开始缓缓升起白色通透,光线柔和的太阳,但又不像是太阳。

 

我听到远处有一阵音乐声传来,就四处寻找声音的来源。又听到一阵和弦声,清脆悦耳。紧接着是隐隐约约的铃铛声由远而近,听得越来越清。

 

这时候我找到了一条从东而来的大马路在我的眼前弯曲着延伸向南。只见一辆马车从东方行使过来,由远而近,我看了好久,期待着能拦住它,当我正要看清楚的时候,还没来得及伸手打招呼,那带着轿子一样的马车就从我的眼前飞驰而过。我看见那车子上的四角各系着一串铃铛。铃铛声在离我最近的时候我已经心花怒放,好听的无法形容。随着马车的离去,那铃声也由大变小,和那车子一同消失在了远方。

 

紧接着又是一段美妙的旋律由远而近,我却找不见声音的来源。只听见那音乐的旋律由远而近,当音乐仿佛来到我身边时,我的心境无比的明亮,紧接着,那旋律又离我越来越远,很快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又看见一片模模糊糊的东西,仿佛是浅蓝色的水晶天空,又像是一个蓝色幽灵水晶球;我又转了转身子看,仿佛是一面墙挡住了我;又扭头又看别处,像是有一些楼宇,晶莹透亮,又像是被扭曲变形的时光隧道。我这是到了哪里呢?貌似又掉入了深渊?我挣扎着舒展了一下身体,慢慢的睁大眼睛,强光直入眼帘。当我看清楚时,我发现我躺在了我家三楼房顶的边檐上。我的两个小腿耷拉在房檐的下面。

 

这时候天已经大亮。原来,我刚刚看到的是天空、房檐和周边的楼房。在我的眼睛半睁着时,由于眼睛里含着泪水,隔着泪水看到的天空和房子就都像水晶一般了。刚才转着身看东西时,原来是在房檐边上打滚呢。如果再多打一个滚,就从房顶上掉下去了。

 

我回过神来就小心翼翼的往后退,离开那个险些要了我命的房檐。我使劲的回忆,我是怎么躺到这个地方来的。

 

我回到了房间。当我看到书桌上放着的《探密》这本书时,脑海里浮现出来一些蛛丝马迹。我站在露台上做呼吸运动之前看的书是《密数》,而不是探秘。从买书回来到此时,已有六年之久,看《密数》那本书的时候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

 

我想起来了我之所以会躺在了房檐上,是因为我在看《探密》时从书里学到一个练习身体放松的一个方法。我是坐在房顶上的高出楼顶一尺的水泥隔热层上做放松练习时晕倒后朝前翻个跟头跌落到了房檐上的。

 

我又想起来上次在露台深吸一口气在肺中之后也晕倒在了地上。但这件事情我几乎快要忘记了。

 

可是这两件事情之间已经隔了许多年,在我晕倒之后怎么会在同一了境象中呢?

 

我坐在书桌前,看着放在书桌上镜子里自己的眼睛发呆。无意之中,我又看到眼睛里闪了一下光影。我集中精力专注的看着镜子里我的眼睛。一阵玄晕之后,我看到了未来里的景象。我在二十年后的未来世界里找到了这个答案。

 

可是就在我从镜子里回过神来之后,那个找到的答案就又被忘的无影无踪。

 

我明白了,那是一个拥有20年时空的庞大世界,在我回到现实中时,未来庞大的时空又缩小成了一个点,然后连点也消失了。要想把未来里的事情带回到现实,这将是一个极大的难题。

 

但这件事让我认识了自己。我知道发生在我身上的一切疑惑,都将在未来的世界里得到解决。我从此再也不用为这些疑惑很烦恼。

 

我抛下了阴沉的包袱,开始走向阳光明媚的现实中。

 

我走到街上,听到在异境中醒来之前听到的那段音乐声有远而近,非常悦耳。我四处寻找,看到一辆洒水车正在洒水。原来是洒水车的音乐声吸引我离开了那个异境。

 

 

我考上了省重点中学------古宛中学。我的高一生活就要在这里开始了。

 

古宛中学坐落于天下第一都城古宛,这是一个很贫穷的小县城。虽然其历史古迹和古代传说远扬海外,但由于县城经济的落后和学校条件的寒酸,大城市里的学生很少有愿意来这里就读的。

 

学校位于县城北关的郊区。校门口有一条小河,河上有一座旧石桥。很少有城里人去学校的食堂吃饭,那里的环境不忍描述。

 

我平时都是去校外的小饭馆里去吃饭。校门口有很多专门为学生开的小饭店。非正餐的话,我和很多同学一样,就在路边的小摊上买一碗粥或者是胡辣汤端到河边的石栏上或桥栏上,手里拿着馍在那里吃。

 

正在石栏上吃饭的我,远远就看见在站在桥栏边的一个女生。她正是芳。我上小学时,她高于我两个年级。我暗恋过她,却从来没给她说过话。

 

她有时代女孩的气息,但已经失去了那个时代的风尚和十三四岁时的朝气蓬勃。初中时我们不在一个学校,但我一下子就认出她。她不认识我,但她知道我的眼神总是不由自主的漂向她。我没有打算接近她。

 

眼睛是心灵的语言,沉默,就是最好的沟通。

 

有一段时间,我没有再看到她。后来确信她转学了。听说是因为恋爱问题被责令退学。

 

在这个学生们只知道学习的学校,真的是很恐怖。在没有异性吸引的日子,我寂寞的都快要窒息了。哪怕是一段单相思,只要有那么一个对象,对我来说,都可以迁就着继续在这里呆下去。

 

我开始搜索新的目标。

 

呼风风不在,唤雨雨不来。一旦时来运转,风调雨顺,好运即将来临时,想躲,想藏,你想都不要想。

 

看惯了从乡下来的村娃,忽然出现一位倾国倾城的尤物,这让正处于心灵饥渴的我看傻了眼。

 

明凡,我的临班同学。她同时又是我在班里关系最好的同学明志的姐姐。明凡是来自北方靠近岛国少数民族的少女,随着经商的父母来到中原。

 

明凡长得清雅脱俗,亭亭玉立,气质高贵,带着一副眼镜,就像一位留学归来的小博士生。

 

我算是从大市里来的“洋”学生,花钱又是阔气十足,一进学校就已经成为学校里的名流。明凡很快也注意到了我对她的关注。

 

我发现她也开始关注我了,就刻意的回避她的眼神,用眼线的余光留意着她的一举一动。她就好像是我的一面镜子,有好多行为都是超乎寻常的一致。

 

每次饭后,我都会若无其事的躲在远处尾随其后,直到从视线里消失。而每次放学后,当我感觉到身后有一股能量袭来时,回头一看,必是她在我的身后。我每次发现她尾随其后,都会恐慌的绕道躲开。

 

我从班里的好友那里知道了明凡就是明志的姐姐之后,我与明志的关系就变得很微妙了。明志身材瘦高强健,走路如穿梭一般飞奔而过。他很好学,时常向我求解数学的题目,我们的关系就是这么好起来的。

 

我知道了明志是明凡的亲弟,就对明志更是刮目相看,格外的关切。

 

宿舍的坏境让人难以忍受。由于学生扩招,学校的宿舍有限,就用一个大教室做临时的寝室。全班的几十个男生都住在这间房子里,上下铺的床挨着摆在一起。中间只留了两个通道。

 

我决定搬出这个地方。在离学校几公里的一个小村子里租了一间房子。虽然房子很简陋,但这里很清净。

 

每天放学后,在学校附近吃了饭就到这里来住。

 

古宛城郊外的晚上,一望无边黑漆漆的田野。我顺着校门口的一条省道一直往北走,就到了我的小屋所在的村子。我所住的小屋其实并不在村子里。这是过去村里人留给老人住的房子。老人不在了,房子就空着了。

 

这里夜晚的上空满天都是星星。宁静的夜晚,清新的空气。虽然这里不像我住惯了的大城市那么繁华,但这里让我聆听宁静。

 

我打开新买的录音机播放着芭蕾舞的交响乐。我陶醉在音乐中,冥想着在天鹅湖边与那穿着芭蕾舞服装的演员在湖边跳舞。

 

真的很神奇,想象出来的情景就如身临其境一般真实。我陶醉在音乐中。

 

不知不觉中,我感觉到一股奇怪的凉风侵袭到我的身体中。我跑出小屋往天空中一看,天哪--

 

一座空中之城正从远方飘过来。这是我第二次遇见这类东西。我不再像小时候那么单纯,不再像是没事的人一样。一股莫名的恐惧感由然而生。

 

我想赶紧回到小屋里躲避,可是小屋已经不见了。天空中出现了光亮。那天上的空中之城也不见了。只见四周到处是荒凉之地,到处长着庞大的古树。所有的平原和远处的山坡都是各种沧桑的古树。树干和树枝都很大,但却没有树叶。

 

我是回到了没有人类时的古代吗?我到处寻找,一点人类的迹象都没有。这里各处都没有庄稼,连花草都没有。

 

我想,这可能是大洪水之后的遗迹。所有的生物都死绝了,只剩下这没有生命迹象的古树身躯。或许这古树还有生命,我就用意念催生古树发芽。

 

奇迹发生了。所有的树枝开始吐丝,结成了各种颜色的蜘蛛网。蜘蛛网就像肥皂气泡在阳光下闪烁一样五彩缤纷,变幻多端。大的树枝就结出很大的网,小的树枝就结出三五成群,层层叠叠的小网。散发着绮丽的光和色的网显得无比的神奇。

 

我到处游逛,欣赏这满地的树。我爬上一棵大树,近距离观看树上圆形的蜘蛛网。

 

“我得个天唉······”

 

我被震住了。

 

这里哪是什么蜘蛛网啊!这是一个个宇宙星系啊······

 

每一张网就是一个独立的宇宙。网上密密麻麻的星球有规则的排列成类似网的丝线一样的运行轨迹。这样的一个图形就只有黄豆那么大,都散发出不同亮度的光。这些黄豆大小的星系又都按照一定的轨迹排列成了蜘蛛网形状的整个宇宙。从地面上看过来,都像是平面的网。而从近处看,原来这网都是立体的。

 

宇宙和宇宙相连的就是那树枝。只有同一棵树上的宇宙能够通过树枝相连,不同树上的宇宙似乎并没有什么连接之物。

 

我用手去触碰那犹如蜘蛛网一样的宇宙星系空间,瞬间,所有的网就都不见了。

 

大树开始现出生机。小的树枝开始泛出绿色,嫩芽正在破皮而出。

 

这时,我听见了芭蕾舞曲的音乐声。

 

趴在桌子上的我醒了过来。我又回到了我的小屋。

 

冬天临近了,天变得越来越冷。从一出门就看到天上下起了雪。这雪越下越大,最后雪花都如鹅毛一般。

 

走在上学去的路上,看着这满地的平原上满空飘飞着的白茫茫的大雪,我这时的心情,只有每年第一次看到下雪时才会有。但平时哪能见到这么广阔的平原上这么大规模的雪观场景?

 

大雪整整下了一天都还没有停下来。放学的时候,学校里的地面上和房子上全部被厚厚的白雪覆盖。

 

学生们都走的差不多了,也没看见明凡从教室里走出来。

 

我上课所在的教室是在教学楼最南面往东伸出的南侧楼上。我的座位在教室右边靠墙的窗户边。明凡所在的教室就在走廊上挨着我们教室的第一间。每次下课之后,我都会透过窗户留意着明凡什么时候走出去。

 

等到学生们都走的差不多了,也没看见明凡从教室里走出来。我就满心紧张的从他们教室旁边走过去,看到她们教室里没她的身影,就知道她可能是提前走掉了。

 

冬天的天黑的早,加上放学后出来的又很晚,吃完饭之后天色就已经黑了。

 

我一天看不到明凡,就像跑丢了魂一样,心神不定,空虚难耐。

 

怀着遗憾和失落的心情,我沿着省道的北侧往西走着。天太冷了,还是回去住处吧。

 

通常,在回去的路上会经过一条废弃的铁道。

 

我踩着雪往前走着。前方的黑幕里有一个女孩朝着我走过来的这个方向站在远处的铁道边上。

 

虽然雪是很白的,但由于是月初,没有什么光线,我并看不见她的脸。

 

就在我快要走进她的时候,一辆大卡车从北边行使过来,亮着大灯。灯光照着她的背影。只见大雪不停的往她身上飞着,风吹散着她的头发。她的头发飘散着的动态就像动画里的人物一般。由于反光,我更加看不清她的脸。

 

就在我即将走到她的眼前时,卡车从她身边驶过。这时候,大灯的散光在驶去的一刹那照在了她的脸上一闪而过。

 

我看清楚了那张景致的小脸。

 

这是我唯一靠近了她又没有躲开的一次。不是我不想躲,而是时间赶到了这个时候,四处漆黑一片,她站在前面挡住了道,右边是沟,左边是过来的大卡车。我只能从她的身边擦肩而过。

 

在我从她身边走过的那一瞬间,整个世界都停止了。我感到一阵的温馨,感觉到了她身体的温度,闻到了她那少女身上特有的体香。她看我的那种柔和而又迷离的眼神,就像很想让我抱她一般。她那微动的嘴角是那么的平和,好像要鼓起勇气给我说话却又不敢张口的样子,嘴唇微动的美妙动感传递着纯挚的信息。

 

我的心脏像个受了惊吓的小兔子活蹦乱跳着,头皮一阵麻热,胀得通红的脖子托着一张火辣的脸。耳朵像失明了一般什么也听不见了。

 

虽然我刻意的走慢步子,但那不听使唤的双腿还是随着步子的节奏走了过去。

 

我只是朝她稍微靠近了一点,走过去的时候碰到了她的衣服。我感应到了她的心跳频率。这个频率传递给我的信号,是一个未来的信息。

 

以我已经掌握住了的特异能力,我已经可以贮藏住这个频率。这个频率,必在将来,为我展示出一个美好的世界。

 

我的身影,消失在黑暗的夜幕中。一切又恢复了无限的平静。我就在享受这种平静的过程中回到了我的小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