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预言



经历了一年的高中生活,因为吃不了苦,我转回到市重点高中就读高二。

虽然市高相比于省级重点中学的学习氛围差了很多,但作为市里最好的中学,来这里读书的学生大多都是上等家庭的子女。最重要的是,我又一次有机会和丹同校。

丹就是我在上小学三年级时在放学回家的路上遇到的那个女孩。在第一次遇见她之后,我发现她是我同年级的一个同学。由于我上三年级时是转校生,所以在此之前没见过她。上四年级时由于分班,她被分在我的邻班。我每天上学都从她的教室经过,每当经过她们班时,我必要做的事就是往她的教室里看。

上初中的时候我没有和她在一个学校。由于我被电视台选去做少儿节目的主持人,凑巧栏目组选了她们班录制新年晚会的节目,因此和她有过一次惊心动魄的接触。

我觉得她长的太美了,就选了离她不远的同学做些话题交流的节目,以便让摄像师录下一些历史的画面。就在我即将走近她时,她可能以为来她们班是我刻意为她来的,她就再也控制不住怒火,当着全班人的面,掀了桌子,朝我大吼一声:“走开!”

我傻了!脑子一蒙,头快要炸开了一般,脸胀的通红。很难形容我是怎么离开那里的。

这个情景在我第一次见到她时我就已经从她的眼睛里看到过。

当亲身经历这一事件后,我决定找出五年前能够看见这一切的科学依据和原因。

我经过研究和回忆,找到了一部分原因,但并不能解决真正的问题。

当时从她背后看见她时头脑里显出来的她的面孔和正面看见她时一模一样,这是真实的事件,至于为什么,也许未来可以解开这个谜题。

这次见她的情景后来在梦里又重新经历了一遍。只是在观察她的时间在梦里被延长了。小时候从她眼睛里看到的未来的情景和通过她的嘴唇感应到的四段话的内容都是在梦里发生的。

至于这个梦是怎么遇见未来的,我想通过镜子里我的眼睛探测未来找到我想要的答案,很遗憾,和之前一样,未来的答案无法带回到现实中。

我在高二年级的教室在教学楼二楼的最东头。教学楼的东边是通往操场的路。从我们教室后墙的窗户可以看到下课后从这里经过的同学。

因为厕所在操场旁边,这里成了学生们每天的必经之路。

我的座位在最后一排。无论我在做什么,只要丹从这里经过,我的心脏就会跳动的厉害。时间一长,只要我的心脏跳动异常,就赶紧跑到窗户边往外看,这时候必能看见丹从这里经过。

她每天至少要从这里经过两次。回来时我可以正面看她很久。这种看见她的兴奋体验令我无法形容。

我最终鼓起勇气,决定再面对她一次。在她和另一位女生逗留在教学楼下的拐角处时,我走上前去:“你看到校展示窗里的摄影作品展了吧?我想请你拍一些,用作下一期的展览可以吗?”

“我没有时间。”虽然她没有答应,但她说这话时面带微笑,态度很友好。这大大超出我的意料。

这次简短的对话,使我五年前的伤口得到医治。那次伤害使我倍受煎熬。每次想起,我都觉得无地自容。

每天下课后,我都一如既往的站在窗户边等待着看到她。

这是一种幸福的等待。每次渴望见到她的心情都是那么的紧张和快乐,看见她时又是无比的激动和甜蜜得令人肝肠寸断。

很长一段时间,我每天都陶醉在对她心灵体验的感受和无限的遐想之中。这种幸福,比让我得到她更能满足。或许,得到,才是真正的悲剧。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并没有忘记华在我心里留下的影子。我决定请假再去古宛中学一次,希望能够再见上她一面。

好不容易等到了她上自习课的时间,我使足了勇气走到她班的窗户边,给一个女同学说:“帮我叫一下华好吗?”

“华,有人找!”那位女生很热心的帮传了话。

我看见华出来了就溜到楼梯口等她。

她出来看见了我,我没有吭声,给她使了一个眼色就下楼去了。她跟在后面一起下课楼。

我们走到操场旁边停了下来。

我很庆幸她愿意出来。



“我想给你拍个照片留作纪念好么?”身上背着相机的我胆战心惊的说。

她没有吭声。

我一紧张,也不知道说什么话好了,就傻傻的站在她的对面。

她等了一会儿,看我还是说不出话来,沉默了一下,就掉头回去了。

傻傻的我就只能对着她的背影拍了两张照片。

回到家时我收到了一封信。这是从远方寄来的一封信。

为了能在放学后多看到丹一眼,我时常在第一次和她见面时走过的一个路口旁边的报停等她。第一次见她时是从北往南路过这个路口。我的高中校园在这个儿路口的西边,我家在这个儿路口的南边,她家在这个路口的东边。等待中我买了一本少男少女们喜欢看的杂志,杂志上的一则招收记者学员的广告吸引我报了名。

杂志社寄来的培训资料里面夹着一份六十个学员的通讯录。学员们可以相互交流学习心得。

我从小喜欢集邮,把收藏的贬值的整版邮票撕开来用来寄信。

我用打印出来的信给每位学员都寄了一份出去。

收到信的友友们都兴奋的很,每天都能收到一堆他们热腔肺腑的回信。


两年前是一个刚刚流行交笔友的时代。大家一来刚接触书信,一来也没见过用打印机写出来的信,特别好奇。除了个别笔友对此写信方式有所烦感之外,大多数笔友看到方方正正的打字信,都有一种特别的兴奋劲和自豪感,仿佛自己的名字被登在了报纸上一般。

我从回信中看到一封字体清秀、文笔清新,显示出来的思想很特别的一封信。写信的笔友名字叫梅。

通过与她两年多的交流,我已经可以根据她信中的字体和文风想象得出她长的模样。为了能要她一张照片,我甚至不惜一切代价。

当我看到一家银行正在推广“绿卡”这种可以和存折捆绑的新玩意时,我就办了一张和存折捆绑起来,然后在存折里存上很多的钱,把卡寄给了梅。

为了增加一些浪漫感,我找到了刚刚开始试营业的新型产业“电报送花”给她送去一束花。电报的内容是:“我给你寄了一张绿卡,用它在提款机里取钱可以取之不尽,用之不完!”

家庭条件无比富裕的我开始时常关注存折里的余额,只要钱一减少,我就再补进去。

这招还真管用,梅感动的给我寄来了一张照片。

在拆开信封的那一瞬间,我看见照片后彻底崩溃,当即就吓倒在了椅子上。

照片上的女孩和我想象中的模样竟然是一模一样的。

只是她这种超时代的甜美和丹的美完全不一样。丹是国色天香之美。古人用这个词用来形容牡丹的,怪不得她也叫丹。而梅的美,是一种清秀之美,薄嘴唇,一双眯缝着的勾魂眼,脸型很精致,典型的大城市里的乖乖女。

最重要的是,她是一位超时代的潮流女,我能从她的照片上看出20年以后的时代气息。

此时的她所展现出来的气息是一个新文明时代进化到一个至高点的峰值时的一种时尚。

如果一种美在某个时代达到极限,这就意味着之后的时代就是走向滑坡路的时代,完美的审美标准将一去不再复返。

“锦,电话。”是我妈在喊我,我以为又是笔友打来的电话,就慌里慌张的下楼接电话。

“谁啊?”

“我是古宛中学的,你给我留了你的电话。”

我听出了阳阳的声音,就高兴的回她:“知道,知道,离开学校时我只给你留了我家的电话。”

阳阳是华的同班同学。她对我很有好感,我对她印象也挺好的。能够考上古宛中学的城里人不多。她是县城里考上来的为数不多的有气质的女孩之一。她有一双迷人的大眼睛,总喜欢穿着露着性感双腿的短裙,在一个大多都是农村娃的学校里出现这么一个不着调的女孩特别刺激眼球,看多了村娃的我也不例外。在一次校运动会上,她是运动委员,主动找我做什么事,就谈到一起了,彼此留了电话。

“你转学那么久了,大家都听想你的,你什么时候回来看看大家啊?”从声音里听得出来,她说话的时候刻意在压制着内心的紧张感。

“我也很想再回去看看的,下周末的时候我就去吧!我去了给你联系。”我一直还想再看到华,她一提醒,我赶紧答应着说。

“你们市里有什么好玩的吗?”她问到。

“有一个名声古迹来着。我在电视台录制节目的晚会上认识一个小模特,周末约好去那里拍放风筝的儿童照,你一起来玩吧?”
我试着邀请她。没想到她爽快的答应了。

我们一起玩了很多个地方,还向她打听了很多有关华的情况。我把对华的相思都告诉了她。她倒是一个很贪玩的人,很调皮的答应要撮合我们。结果,我被她害惨了。

在她回去的时候约好周末的时候我去古宛中学找她。

她接到我之后就带我到她在学校和另一个女生专享的宿舍里。她的家里和学校关系应该是不错的,才会得到老师级别的宿舍待遇。这是在学校办公楼一楼拐角处的一间办公室改成的宿舍。

“你今天见到华了吗?”我一心只想着她。

“现在周末,她回家了还没回来。”她很肯定的说。

“她现在还是回家里住吗?”我这么问是因为之前华搬出去住过一段时间,我还脑子发热的拦住她,给她一个纸条不让她在外面住。后来她就搬回家住了。

“她现在和我住在一起了!”阳阳随口说出了这句话。

“是她和你一起住啊?她这个时候过来的话,肯定会以为我们在搞什么哦!”我和阳阳并排做在床上,当我知道她们两个在一起住时,心里面慌慌的。

“没事的,她现在不在学校,等下我去她家里找她过来给你见见。”华的家离学校不远,我找他的弟弟玩的时候去过一次。

我还是很不放心,就想再打听一些有关她的情况就赶紧离开这里。

就在这时,有人推门进来了。

我抬头一看,正是华。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坐在那里吃惊的愣着。阳阳并不感到意外,也不进行解释。

只见华气冲冲的转头就跑。我想去拦,又不知道以什么理由去拦。

我就对阳阳说:“这下坏了,她肯定是吃醋了!”

“没事,回头我给她解释。”阳阳说这话的语气,我感觉到她是在应付我,预料到这就是她设的陷阱。

而事实,并没有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