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抽签

 

 

高中毕业后,我在沿海最大的城市S市就读大学。由于创业心切,在音乐学院内开设了一家文化公司,从事模特经纪和广告拍摄的生意,生意非常火爆,还设立了艺术项目的培训中心。由于盲目扩张,不到两年的时间便惨败落幕。

 

我身揣着不过数百的钞票南下H城再次创业。为了节省费用,我住在市中心一家最便宜的地下旅馆,每天的房费是八块钱。附近不远处的五星级宾馆的房价都是1500左右的价格。直到有一天出门的时候,我实在是撑不下去了,决定去找旅馆的老板谈谈。

 

“大叔,我欠你一天的房费,明天再给你!”

 

“没事没事!你只管住!”

 

老板非常客气的答应了。这是一个40来岁的中年男子,穿着很朴素,一脸的和气。他在旅馆进出入的地道口摆了一个小摊子。我在这里住了十几天了,每天进出都很客气的和那老板打招呼。他仿佛看出了我的窘境又有一身势在必得的骨气,又生怕惊了我羞涩的脸面,态度真是极其的好。

 

八块钱,虽然不算很多,但也能够体现出H城的认为素质。要是在别处,如果连八块钱都付不起的话,可能没有人会给你好脸色看。(这并不是后来我把H城评价为G国第一大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城市的理由。)

 

我当时并不是付不起八块钱。其实我身上还剩十块钱。但考虑到如果最近几天一直都没有收入的话,一天买一块钱的馒头,这十块钱可以解决我十来天的饥饿问题,如果我要是给了他,可能真的会走投无路,只有去投Q江去了。

 

我之所以没有向家里张口,因为我知道,此时的家里正是揭不开锅的时候。

 

我的父亲在80年代因为承包修路工程发了家,成为了当时方圆数百里仅有的百万富翁。我是在富裕的家庭中长大的。到了90年代,由于家里投资冶炼厂赶上钢铁价格下滑,几乎把所有的钱都赔光了。到了我上大学的时候,学费都是给人家借的。

 

此时的我,很能体会大河里没水小河里干的道理。我的命运总是和家里同起同落。我在S市比较有钱的时候,父亲找到了合作伙伴一起开发房地产项目,流动资金还是有的。到了我落难H城的时候,每次给家里打电话回去,我的母亲接到电话就哭。家里又遇上了极大的患难。父亲每天要去一个小县城办事,每次坐巴士都给售票员死磨硬泡,只给人家两块钱。

 

“老板,给你今天的房费。还有明天的,一起给你吧!”

 

到了晚上下班回来的时候,我就赶紧把钱还给老板。老板一脸的诧异。

 

“不急不急,你只管住好了,这钱你先自个留着花吧!”老板客气的说道,脸上流露出厚道的笑容。

 

“我今天赚到了钱,这钱给你吧!”

 

老板有种好事没有做到底的感觉,脸上原本开朗的笑容转为委屈和无奈,很尴尬的收了钱。然后又用轻柔的语气说:“有需要帮助的只管说啊!”

 

“好!”

 

我内心怀着极大的感激朝着地下室走开了。但心里却想着,再也不会欠房租了。

 

从早上离开旅馆后,我就开始忙着与一家影楼合作开的摄影工作室开张的事情。由于事先做了分类广告,第一天生意的收入就有一千多。

 

之后的生意直线上升。没多久,我就在X湖北边的山脚下租下了一家生意惨淡的宾馆改成了我的摄影基地。

 

X湖是世界上非常著名的人文景观风景区。这里是最靠近都市的一个古老的湖泊。有着很多个人间佳话在这里发生。

 

我在这里从事的是给模特儿拍照的工作。

 

用石头建成的大房子在紧靠着和湖相隔的一条柏油路边的半山腰上坐落着。摄影棚是用原来的大餐厅改装的。除了有办公室之外,还有我住的地方。

 

我住的房间再靠着X湖的一边。没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就站在床边静静的欣赏湖上的夜景。这里的夜色让人着迷,曾经有无数的历史人物和文豪墨客在这里风雅做戏,持笔留名。

 

在山脚下的不远处的半山腰上,就是古代名人聚集的观湖阁,湖的对面有一座正在修建着的L古塔。湖中有几个岛屿,左前方的岛屿上是一座绿色植被覆盖的名山,从北侧上山的石阶一直通到上面,两边绿树荫荫,让人神清气爽。山上有处名人居。别致的庭院中有一颗茂盛的古榕树。站在山顶的天台,眼下枝叶繁茂的翠树随风摆动,犹如万人涌动一般。上面硕大的榕树枝遮挡着光线,使得走完游客的山上显得更加的幽静。我除了时常沿着大提游逛这里的湖光山色之外,也会在清晨或傍晚时分无人的时候独自一人来到这里品受隔世的清净。

 

除了给一些公司拍些广告之外,平时主要是和我的模特儿一起搞人体写真的摄影创作。虽然经历过大风大浪,但我的气节丝毫没有减少。我对模特儿的要求十分的苛刻。只要是给别人拍过的模特,我都不拍。而且,我只选大学里或艺术学院的清纯美少女拍。

 

虽然我长的不是特别的帅,或许与从小培养出来的风雅气度有关,总是能迷倒美女一片。更重要的因素,是我的思想总是能够让她们动容。2001年,千禧年刚过,这是一个还没有完全开放的年代,是我,主导了历史上的一次文化风的推动。

 

凡是我看上的女孩,没有不被我的真诚所打动的。她们个个心甘情愿在我面前宽衣解带,任由我给他们做着示范和指导。

 

由于每一个模特,都是我千挑万选出来的,特别呵护,彼此也都有着纯真的感情和信任。合作的时间长了,也就有了默契。特别要交代的是,H城的女孩和其他地方的不一样。他们有着和别的地方不一样的文化内涵。

 

我和他们每一个人,都有着一个不同样的故事。由于和主线无关,这方面的内容简略。

 

模特A,一米七零左右,身材苗条,但皮肤饱满,肤质白皙细腻,气质迷人。她是一个有钱人家的女孩。拍写真不是为了赚钱,只是为了留住青春。她对我很信任,我们很快成了好朋友。

 

这是一个晚秋的夜晚,给A拍完照的时候路上一个人影也没有了。我送她到湖边的马路旁等出租车。

 

湖边两排粗壮的大杨树的叶子全部黄了。两排树中间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大道上落满了金黄色的树叶。一阵凉风刮过来,树上像黄金一样的叶子铺天盖地的一同往下落,比起最大规模的鹅毛大雪还要震撼的多。这样的场景一直持续着。风一直的刮,树叶一直的落。我的心境一下子被提到了极点。

 

“太美了!真的是太壮观了”我感慨着。

 

A看着我惊奇的表情,会心的笑着。她整理好被凉飕飕的风吹开的棕黄色毛呢大衣的领口,看着我说:

 

“你要是去植物园的话,肯定能让你更加惊叹!”

 

“植物园?我不知道在哪。”

 

“明天我带你去!”她很干脆。

 

“那就一言为定,明天上午,不见不散。”

 

“一定能见!”她笑着说。

 

这时,正好一辆出租车从远处使过来。她坐上车走了。

 

每天被各种样式的清纯靓女簇拥着的,在别的城市,总是会让我应付的筋疲力尽。美女是可以养眼,但她们更多的是为了从你身上汲取能量。但H城的女孩不一样。她们很有节制。在你不主动靠近她们时,她们总是会与你至少保持一米的距离。更重要的是,她们很会体贴人。同时和她们都能保持友好的春节关系,只有一个方法:博爱!

 

H城的女孩对人的热心、真诚和友好,看不出有丝毫的含情脉脉在里面,但你会有另外一种感觉,她们都是小妹,就像家人。她们从来都不把我当外人。

有一次我约好三个女孩一起去公园玩。我在前面走,她们三个在后面跟着。只听见她们三个偷偷的笑。我回过头来问她们在笑什么?其中的一个女孩就用手指指她们的后面。我往那里一看,天哪,二十多个小伙子在后面跟着,齐刷刷、黑压压的一片。我顿时觉得糗死了,赶快转弯往另外一个方向走。那些男孩知道了我们发现了他们,一下子就散开了去。

 

在H城,我经历了一段美好的青春历程。它使我终生难忘。各种情趣尽在不言中。

 

虽然也没少挣钱,但还是控制不住开销。公司仅能勉强运转。

 

我和A约好去了植物园。准备回的时候时间还早,就临时决定顺道去附近的L寺。

 

这是一个千年古寺,有很多活佛在那里出道。还有一个在那里修行过的活佛,他的大名家喻户晓。

 

我们游完L寺准备回去的路上,在寺门口被一群算卦的先生拦住了。以前也有来这里,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情景。

 

为了摆脱这群人,就选了一个先生说:

 

“我就找你抽个签吧?”

 

“行,抽到好签随便给,抽到不好的不要钱。”那先生讨好的说。

 

大家见我选了人,就知趣的离开了。

 

我听着先生说的那么肯定,怀疑有诈,就问他:

 

“你这签不会只有好签吧?”

 

“你不信可以拿出来看!”他丝毫没有心虚的迹象。

 

我就把签筒里签都抽出来看。里面有几十签,有上签,有下签,也有中签。只有一根签。

 

“看吧!我没有骗你。我们这的签最灵了,只需要抽一支,一问一个准。”

 

A站在旁边看着,我使劲的摇了摇签筒,随手抽了一支钱。是红签。

 

我打赏了那先生一些钱,就准备走了。

 

这时候有来了一位先生,他说:

 

“先生,看你红光满面的,肯定是有大喜事,我保你抽我的签,也肯定是红签。不是红签一分不要。”

 

我听他说的这么肯定,就同意再抽一次。和先前一样,我检查了里面的签,确实没有问题。几十个签里面只有一个是红签。我就拿着签筒不让那先生碰,免得他使出什么障眼法。

 

我还和A商量了一下,让她一同检查有假没有。确实看不出有什么问题,我就摇了摇签筒,丑了一个签。

 

还是红签。

 

我的脸感觉到发烧,头有点晕了。

 

我给了先生钱,就准备回去了。这时候又有人凑过来说:

 

“来试试我的签吧!抽我的签可能不是红签。”

 

“那你怎么收费?”我问他。

 

“是红签不要钱,不是红签随便给。”

 

我心想前面丑了两次都是红签是不是有什么猫腻啊!反正抽他这个签要还是红签的话可以不给钱,抽不到红签也随便。如果这次还能抽到红签的话,那就肯定是有什么好事要临到头上了。

 

和先签一样,我和A一同检查了签筒里的签,很谨慎的抽了一个。

 

真是要命!还是红签。

 

我的心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眼昏头胀的快要死了一般。

 

我也不记得有没有给这个先生钱了。总之后来又有先生一个接着一个的找我抽签。每一个抽的都是红签。

 

由于本来这段时间手紧,带的钱不多,出来转了几个地方花的剩不多了。如果再抽下去的话,恐怕回去的路费都没有了。

 

当一个先生又找我抽签时,虽然我很不服,不想相信这签有什么神力,很想再“赌”一次。但还是拒绝了这位先生。

 

“不抽了。我身上连回去的路费都快不够了!”

 

“没关系。我不要你钱。如果你要是还能抽到红签的话,就把你的围脖给我好了!”这先生还真是好意思,连围脖都要。

 

我身穿纯毛洋装,外披青蓝羊绒大衣,一是不觉得冷,二是这围脖本来就觉得不配我这身衣服,正不想要了呢。就干脆的答应了下来,再抽最后一次。

 

是的。

 

我的围脖给了他了。

 

“我们赶紧走吧!再不走的话,恐怕我的衣服也要被他们扒了去了!”我对A说。

 

A用手背挡着脸笑的都合不拢嘴了······

 

没过几天,我妈给我打电话说,我父亲与人家开发的房地产项目卖掉了几套房子,家里有钱了,说是要支持我的事业,要给我汇五万块钱。原来好事是这个。

 

后来,我用了很多年的时间研究术数知识,古书典籍都看的了没遍,从八卦、河图洛书、梅花易数、奇门遁甲、四柱五行方面的书,到命理学、行运学、赶风水学、凶煞符咒学、走马看香术等都研究透了,始终对术数之类的学问报着怀疑的心里。在没有找到科学的证据之前,我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直到有一天,我终于解开了这个谜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