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灵异入侵


(下面的故事发生在十年以后。我之所以这样安排,是希望大家能够体验时间的跨度所产生的不同的节奏感。本书所有的内容都是取材于现实,现实中的我有着非凡的特异能力,我时常在不同的世界里穿梭。有时候,我会被搁置在两界的夹缝中回不来。有时候,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哪个世界是真实的,因为别的地方都比我们这里还要清晰。但在现实中,我还是很清醒的,我是指当下写书的时候我所在的地方,和你们所在的是同一个世界。本章内容,主人公会在不同的世界里穿梭,如果导致你分不清的情况,请注意,我会在括号里注明,哪些内容是我和你们共同所在的世界里发生的。)

 

曾经的那个预言,已经过去了十年。虽然这中间也尝试梅取得联系,但始终都没有联系上她,只能从她妈妈那里知道一些她的情况。十年的期限已过,根据当时的预言,应该可以联系到她,我有一次做了尝试。

真的成功了。没说南城正在面临已过而很大的机遇,要我过去考察一下那里寻求商机。

梅开车到机场接的我。经过一段时间交往,我发现梅有了很大的变化,已经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样,就没有再发展下去,只是维系普通的朋友关系。

我从梅的口中得知,自从和她见面之后没有多久,她的父亲就去世了。在我看来,应该是她的父亲顶替了之前预言的那个本应发生在她身上的灾难。

我到了南城之后把之前的文化产业改为副业,转行做房地产和金融生意。虽然没有和梅有所发展,但我选择了继续留在南城。

也正是这个决定,让我父亲最终为十年前的诺言埋单。我因对这个城市里一个面临困境的开发商提供资金帮助产生巨亏,间接导致了我父亲命中身亡。

如果我在小学时没有遇见那次天象奇观,我就不会放学晚回家正好在路上遇见丹,如果我没有遇见丹,就不会在上高中时去那个路口的报停等着看她,如果我没在那个报停等她这看她,就不会买那本少男少女看的那本杂志,也就不会因为报名培训班而认识梅,如果没有认识梅就不会出现那个预言,如果没有那个预言,我就不会和她约定那个诺言,如果不是那个诺言,我就不会在十年后再去联系梅去了南城,如果不是去了南城,我就不会在那里亏进去几百万,以至于在我父亲在做重大手术时面临资金困难而没有能够接受最好的治疗方案。而这一蝴蝶效应还在为之后的很多事情起着作用。



“一锦……我是子龙,我在你们会所呢,你在哪?”

“我来公司接待客户了,你什么时候到南城来了?”

“我刚到这里就跑来找你了。现在有空吗?”

“你到公司里来吧!等下请你去旋转观光餐厅吃饭。”

“好勒……”

打电话给我的是我非常要好的朋友李子龙。每次给我打电话,他总是扯高了他那高不起来的嗓子直喊我的名,说起话来总是掺着沙哑和清脆的混音稳重而又有节奏的一半带笑。莫非这是修行得高深的体现?

子龙和G国非常著名的总裁培训大师l先生同为国际知名灵力培训大师c的学生,活跃度非常的高。年龄和我相当,30来岁。

从会所到公司打的也就是十分钟的时间。我所在的公司位于南城60多层高的帝国大厦。这座大厦的楼顶是一个空中观光厅,旋转餐厅就在观光厅的下面。

“最近都遇到什么好事了,每次见你都是红光满面,一脸的笑容?”我在饭桌上打趣的问他。

“还好啦!最近忙一些事情,过来南城办点事,晚上也没什么事,找个安静的地方一起养神吧?”他一边吃饭一边笑着说话,一点大师的架子也没有。

“我倒是有个好地方,绝对适合修行。带你去了就知道了……”

我带子龙来到了一处一直闲置在江边的办公室。这里是老板早期的公司。老板平时都是在会所里接待他的那些达官贵人,几个公司都交给我在打理。

在一套江边的大房子里,有几个房间,进门口的右边是最大的一间老总办公室。办公室里摆设依旧。进入门口的左手边是一张很大的紫檀木雕的实木办公桌背对着西面的墙壁,左边是个紫檀实木的书柜,柜子里摆满了书,右边是一个红木四件套座椅。进门口的右边放着古代庭院里的圆门那种形状的古董架。办公桌的对面是一个收藏稀罕物件的隔柜。上面摆满了世界名酒和工艺品。靠江的一边整面墙都是落地窗,靠窗的楼阁与室内连为一体。落地窗用铝合金隔成了六个窗户,中上方的一个特别大,窗户可以打开。

窗户旁边的楼阁里放着两把实木椅,中间有一张实木的小圆桌。坐在这个位置,是全城看市中心的Y江湾的最佳角度。即便是同一栋楼的同一个位置的房间,高一层或低一层看到的景观都不能和这里相比。

整个房间的风格古色古香。房子里弥漫着紫檀木散发出来的淡雅微香。

子龙一进入房间就满心的欢喜,直呼:

“太好了。我要的就是这种感觉!”

我趁他打量房间时候泡好了两杯上等的高山茶。

这是我喜欢的泡这种茶的方式。把茶叶放入两个透明的大玻璃杯里,倒入开水,茶叶的红色素就慢慢的喷发而出,一团云雾状的色韵就四处散开,颜色由下而上从深到浅一层一层的往上飘。茶杯上冒着热气,与水中运动着的色素云相应成趣。

“子龙,我这房间可不能给你白用。我这里堆积了大一堆的问题可等着向你请教呢?”

我招呼着子龙一起到窗户边的椅子上坐下来,一边喝茶一边闲聊。

“有什么问题说来听听?”子龙一向很乐意回答我所能提出的各种问题。

“是这样,我遇到了一个非常不妙的事情。要让你听明白全部的过程,可能需要几个小时的时间。”我很犹豫的给他说,担心他不能连贯的听我讲完。

“没关系,我们彻夜长谈都没问题。”

“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

说完这句话,我开始讲述一个让我非常不安的事件。

“是这样的。”

“前段时间我和一个合伙人在长条湖与绿荫大道交叉口处的观湖大厦29层和30层开了一家新公司。这里的环境非常优美,朝湖的一边设有茶座,看以看见大半个湖和周边公园的美景,风光迤逦。靠着另一边有一个面向马路的敞开式走廊。站在走廊上可以看到另一边的部分湖面。旁边的大厦不是很高。”

我喝了一口茶,接着往下说。

“有一天,我和公司里的一位女同事小申正在这个走廊的栏杆边谈着什么事情。当时的天空灰蒙蒙的,有些阴暗,刮着一些凉风。我无意中看到右上方的天空中有一片东西,仔细一看,是一艘飞船在朝着左边的方向慢慢移动,开始还看不清楚,后来就隐隐约约的开始变大。那是一搜扁圆形带着棱槽的银色飞船。

我一边看一遍用手碰了碰小申:

‘你看!那是什么?’我指着那个飞船给她说。

她说:‘没有什么啊?’

我看到那飞船由远到近变得越来越大,虽然行使的速度缓慢,但正常人应该都能看的很清楚了。我就问她:‘那里有一艘飞船你看不见吗?’

小申说:‘真的什么也没有。’

我浑身一寒,心想大事不好,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眼看着那飞船离我越来越近,天又变的更加昏暗,风也越刮越大。我感觉到那飞船在朝着我所在的地方飘过来,立敢惊慌失措。一种莫名的恐惧悠然而来。

‘莫非这飞船是冲着我来的?’我胡思乱想了一下,就飞快的往公司里躲避。”

当我讲到这的时候,子龙问我:“有其他的员工看见了吗?”

我就接着讲下去:

“在我跑进公司里的时候,所有的员工就已经下班离开了。外面的天变得更加昏暗。我的感觉告诉我,那个东西已经靠近了这里。

我非常的紧张和害怕,就躲在办公室里的一个角落的沙发上缩成一团,不敢走出去。

我无法形容当时的恐惧。

‘为什么?为什么我能看见的东西,其他的人却看不见?难倒这是梦吗?’我这么想着。

我坚信这就是一个梦。可是我无论怎么努力,也没有办法从梦里醒过来。

可是,我当时的感觉是所看到的东西非常的真实,我无法相信这只是一场梦,可是越这么想就越害怕。

我开始变得浑身发抖打颤,手脚都不听使唤了。

浑身一震一震的寒冷就像硕大的冰雹不断地砸到我的身上袭击而来。

我又像被电击着的一般,身体变得越来越硬,打颤的频率由开始的轻而快变得大而慢。

我觉得我连打颤的力气都快要没有了。身体由原来卷缩着的样子,不听使唤的变成了伸直双腿躺在了沙发上。全身大频率的震颤。

我费劲所有的力气用双手捂住双眼不往外看。虽然我是在楼层的另一边,但我的手也不听使唤的伸直了颤抖。

我使劲的闭着双眼。后来眼睛也不听使唤了,开始慢慢的打开了一条缝。面向湖的方向勉强看见外面阴郁的光景。

它在另一边,我肯定不会看到它的。我怕眼睛睁开看见它会在这边出现。

但最终我的眼睛还是看到了外面。

只见一个庞然大物已经越过楼顶,停在我眼前的窗户外面的上空。

我和它的距离非常的近,它非常大······

我坚信这只是一个梦,但我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醒过来。我决定放弃了。

虽然只是从眼缝里看见的,但没等眼睛睁开,我就晕过去了。”

 

讲到这的时候,子龙并不以为然。他笑了笑说“后来是怎么醒过来的?”

他当然也认为这就是一个梦。

我就接着讲下去:

“是的。我醒过来了。什么时候醒过来的,我不记得了。

我只知道在我醒过来的时候不是在公司里。

而是在距离这里2000多公里之外的老家。”

说到这里,子龙有点出乎意料。我从他的眼睛里可以看出,他很快就将惊诧平息了下来。伸了一下手,示意我继续讲下去。

“我醒过来之后发现那不是这里的我。我回到了我的童年时代。我在我老家的院子里玩耍。根本就不记得有飞行器这回事。”我说。

“你这是穿越了?”子龙再一次流露出惊诧的眼神。

“不!”

我站起身拿来水壶往杯子里添水。

加水的过程中我和子龙没有做什么交流。我们只是细细的品着香茶。又看了看外面美丽的Y江湾的夜景。他不想打断我后面的思路。

我深吸了几口气,调节了一下精气神。然后又接着说:

“我这里提到的老家,是我小时候生活过的老家。我在十几岁的时候就去到了家乡所在地区的城市里上学了。那个是我家乡城市里的家,相比这里也是老家。我儿时的老家有四个大院。坐北朝南,西边是一个很长的大坑。南边是一个场地。我小时候,那坑里的水是满的。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就干了。我醒过来之后在的地方和我小时候生活过的那个地方一模一样。我在场地里悠闲自在的玩着。

就在我正玩的起劲的时候,忽然有一种不妙的感觉,仿佛很熟悉的样子。我不知道为什么就可以的超天上看。

只见那高高的天空中从北而南,一群群的飞行物体向南飞驰而过。不一会儿就会有新的一批飞过去。我开始还不是很害怕,好像有过了经验一样。但我后来发现随后飞来的飞行物越来越大。我就莫名的害怕这是冲我来的。我就飞快的往往南跑。那种速度我也无法用语言形容。

我就跑啊跑啊,不知道跑了多久,我竟然又回到了南城。看到了已经生活了几年的这个新时代的气象和景致,我就一下子想起了现在的我。”

子龙说:“这下该醒过来了吧?”

我说:“是的。我真的行了过来。我是在家里醒过来的。我在南城的加就住在刚才给你说的新公司的斜对面,湖边一个景色迷人的公园里。我睡觉的那个房间朝向湖的一面。”

“看来你是做了一个梦中梦。”子龙并不确定的说。

“你觉得这是一个梦,可是这梦里的情景比现实的世界还要清晰。你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是不是对这个有所研究呢?这真的是梦吗?”

“也不一定是。我经历过灵魂出体,也与国际上的一些灵魂出体的协会有所接触。但大家记录下来的情况和你这种并不完全相似。他们没有遇见飞行物这种情况。”子龙做出了一些分析。

“你认为我是从梦里醒过来了,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因为我自知是真的醒过来了。但事实并非如此。”

“怎么?后面还有内容?”子龙的脸色不再流露出他那惯有的笑容。

“后面一直都没有醒过来。只到现在。你或许不信。这才是我真正要找你的原因。”我坦白了我真实的目的。

“你现在不是活的好好的吗?你难倒认为我也是假的吗?我也是你梦里的人物不成?”子龙显得一脸的好奇。

“我没有这个意思。我,现在没法说的清楚。现在的世界还是真实的。你要等我把故事讲完,你才会知道,我真正想要表达的是什么?”我很淡定的告诉他。

“好!请继续。”子龙嘻哈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