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这不是梦

 

我换了新茶,然后开始了我后面的故事。

“我从床上起来,站在朝北的窗户边打开窗户,呼吸新鲜的空气,欣赏着外面的风景。窗户的外面是长条湖边上湖滨公园里的棕树林。近处有一排木棉花树。

我住在公园里仅有的一个小区的七楼。从七楼的窗户往外看,透过正在盛开着红色木棉花的两棵树梢,展现在眼前的是树林的顶部形成的一片绿叶王国,右边是一片清新的草坪,远处是另一片树林。公园的对面是长条湖的湖面。长条湖的中间有一条长堤,堤的正中建有一座大理石的拱桥。

我时常站在这里看外面的风景。这也是很多地方的豪华公寓我都不去住,单单选择住在这里的原因。这里是我找遍了全城选出来的一套住着最舒服的一套房子。哪里的绿色比这里的江景更让人心醉。

就在我正在欣赏着外面的风景的时候,我看到上空中出现了大型飞行物缓缓而来。我身体大了一个冷战,转身准备往隔壁的房间去躲。当我转头的时候,我发现房子的外面多了一个小院。小院的南边是一个简陋的围着篱笆墙的茅草门楼。只见那巨型的飞行物就从上方向南飞过去了。

当我再次醒过来时,我是在我的故乡Z市的家里。我的少年是在那里度过的。这里留下了太多我的故事。

我从我上学时一直住的那间房子里走出来,只见天上又是乌云密布。一个圆形的几乎把整个城市都能遮住的巨型飞船就停在我家的上空不动了。

这一次,我想冒险面对它,就在正准备爬上了三楼的房顶近距离的观察它的时候,一股股强大的电磁场脉冲使我无法靠近。我又一次被惊醒了。”讲完了故事,我就送了口气,停顿了一下说:

“一直以来,我也以为这只是梦。顶多算是醒不过来的梦中梦。可是,近段时间我正在进入一种状态,这种状态使我不由自主的滑入到那样的一种环境。现在我已经很容易找到这种状态,也就是说,我可以随时进入已经有了宇宙飞船的那个世界。”我总结着。

“你认为这不是梦,而是另外一个宇宙空间?”子龙问我。

“我确信是这样的。那个世界的频率和我们这个世界的不一样。我只要把自己的状态锁定到那个频率的状态,就能轻易进入到他们的时空。”我肯定的说。

子龙思考了一会儿问到:“你是不是认为,任何一个人只要能够找到这个频率就能进入到那个空间?”

“怎么说呢。我现在就如同一个精神抑郁症患者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样,很容易进入到那样的一种情景之中。或者说,一不小心就会掉落到那里面去。我现在很害怕见到那种情景。”

“你不能肯定普通人也能够进入到那样的情景中吗?”子龙追问。

“这个还不知道。目前我没听说过这种事有在其它人的身上发生。别人再梦里看见了就是看见了,没有磁场反应,而我的磁场反应很强烈。我每一次只要感应到,那些东西就会出现。”我解释道。

“那你有没有总结过,在什么情况下容易进入这种状态?”

我想了一下,不确定的说:“我的情绪状态不稳定的时候或者非常稳定的时候。这么说吧,经历了那么多,我已经对进入那个路径非常的熟悉了,就像是拿到了进入那个世界的钥匙,只要我想进入,就那么一想,就能进入。就人在困了的时候,想睡,就能睡着一样。”

“如果是一生听你这么说,可能会给你诊断为某种疾病。而事实上,你现在还是可以控制自己不进入那样的环境的。这说明你身上确实有着不同于寻常人的能力。这是一种异能。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还有很多其他方面的特异能力。”子龙分析着说。

“是的,确实还经历过很多连我自己也说不清楚的各种怪异的现象。我也感觉到是我招引了他们。好像,在我身上有着那么一种非凡的异能。它可以让我做到很多别人做不到的事,还经历了很多别人想都想不到的各种奇异事件。”

“比如呢?”

“比如,我的身体可以在宇宙内外超光速飞行;我可以臆造一个美好的世界在那里生活很久;我我即兴作曲的速度可以满足我永不间断的即兴演奏的需要;我的脑海里可以瞬间产生数万幅奇妙的画;我还可以引导一群人进入同一个梦并在梦里操纵这些人的意志按照我的创意完成一场气势磅礴的舞蹈汇演,同时还可以让一个完全不会唱歌的人受我的意志控制演唱出美妙动听的歌曲与舞蹈呼应。还有很多种怪异的能力。比如,我可以在另外一种状态下导演一部电影,观众可以身临其境,如同在另一个世界真实的经历······”就在我还想继续滔滔不绝的说下去的时候,子龙打断了我的话。

“你说的这些都是我一时无法证实的内容。能否讲一些能够让人亲眼看见并且可以随时进行验证的东西?我对一些比较实在的东西更感兴趣。只有我亲自证实了一些东西,我才知道能为你做什么。”

我思考了一会儿,说道:“那就给你再讲一个故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