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圣境

 

第10章 天界奇观

 

一个十年懵懂清醒度,二个十年荒诞情窦开,三个十年东南西北走,四个十年悟透千年梦。

 

经历了爱,就再也不懂得爱;经历了苦,才知道苦是甜的;经历了奋斗,放眼世界满是虚度。千年的虚度,万年的虚度,虚度的终点,尽是孤独。

 

 

晨露,是一位经历过世面的人物,一位跨国财团驻南盟大使。她一位有着丰厚内涵的大姐级人物。因会议需要,来南城参加会议,正好赶上南城歌会。作为小弟,理当盛情接待。我就托人买了两张南城歌会开幕式文艺晚会的门票,约好了晨露一起去看。

 

 

看完几个节目下来,并没觉得有什么异常。但我已经预感到了端倪。当看到一个《牡丹花开》的舞蹈节目时,我提高了警惕。只见跳舞的演员穿着长裙渐入舞台。舞台上神光异彩。她们撩起裙摆就变成了孔雀开屏,一转身,就全部变成了硕大的牡丹。演员们用服装组成了一片颜色娇媚的牡丹花海。令人迥异的是,这片花海演的非常的逼真,舞台上的牡丹花连成一片,绚丽夺目,此起彼伏,景象万千。整个舞台不像是舞台,而像是在天宫。随着演员们的舞动,满舞台的牡丹花变得鲜艳生动,泛着灵光异彩,如同真的一般。我定了定眼神仔细观看,大事不妙,这硕大的牡丹怎么是真的?

 

经历过多次违反常理的事件之后,我立即意识到这又是一次灵异入侵。

 

我慌乱中拉起晨露的手就准备往剧院的外面跑。还没等晨露站起,我已经身处剧院百米之外,天上已是风云莫测。我回头看去,剧院已经开始倒塌,瞬间便成了废墟。再往前看,天际的远处成群的飞碟就像蜻蜓大迁徙一样黑压压的一片。一艘飞碟就在不远处落地。周边的建筑都在开始倒塌。密密麻麻的穿着黑衣的少女从天而降。

 

我预料到有危险,就躲到一个倒塌的烂尾楼的楼板下面。

 

只见穿着黑衣的少女们转眼间就把地面上所有需要清理的人类都杀尽了。

 

我感觉到对自己没有威胁,就知道她们不是敌人,而是天使。她们除掉的都是恶的。

 

说时迟,那时快。我看到她们准备撤离,就飞一般奔向飞碟,上去就抱住了飞碟的脚架。我还没来得及放脚上去,飞碟就已经离开了地球。我回头一看,那蓝色的地球已经只能看到半边,转瞬之间就不见了。一位黑衣女子看到坠在脚架上的我,就向飞碟内的人汇报。只听见从里面传出来一个男子的声音:“既然上来了,就让他上来吧!”

 

我被带到了寂静之地。这里的天硕大而空旷,绝非一般的透彻,不是文字能够表达得出来的。这里有很多层天,每一层都硕大无比,但又都近在眼前。由于通透,不管多远,都能看得很清。那远处的彩云,就和我少年时看见的奇观一样。我还没来的及多看,就已经飘在了灵界圣境的上空。

 

这里没有重力,没有方向。我发现自己可以凭着意志飞翔,就在无边际的神光异彩的云上尽兴的游玩。

 

我看到地面上的景观。无比透明清澈的立体世界里,有绚丽夺目的无数种宝石构筑的宝山散发着的奇光异彩,广阔的天空一望无际的洁净和清新,远处的宫殿散发着各种奇丽颜色的光,如若在另一个星系又若在眼前,周边的虹绚丽而夺目。

 

不远处,五彩缤纷的宝石铺筑的道路,两边是用切割出来的翡翠镶嵌的边;黄丝结的奇楠沉香化石铸造的鱼池,悠闲的鱼儿在水里游戏;绿宝石的屋顶上镶嵌着蓝宝石的屋檐,羊脂白玉铸造的墙壁,白金做的梁和柱,走廊和楼台上的地砖都是水晶的。结构和铸造也都是巧夺天工,无不精美之极,从里到外都散发着灵光和宝气。

 

房子里面有金桌子,银板凳,我端起玉壶倒了杯茶,黄澄澄,热腾腾的;床铺都是沉香做;壁画都是彩钻铺面,金镶框;画上的花鸟鱼虫和人物也都是活灵活现。园子里的花儿朵朵现奇色,叶叶现灵光,分外的妖娆,犹如仙女露出的笑颜。

 

我游完天宫游仙园;游完天河,过天桥;站在天桥看云海,穿过云海戏天池。奇宝山上栽着各种神奇的树,树上结着奇妙的果,果子个个显神光。

 

我看到远处有一个无边无际的海,海面是彩色的冰,就朝着那个方向去。冰有三层,第一层如缤纷透明的钻石一般洁净透明;冰洞下面是第二层,如翠绿的翡翠一般光艳耀人;透过第二层往下看,是由类似宝石的神冰组成的绚丽斑斓的第三层。

 

当我回过头来往天上看时,那明净的空中现出一片灵光。霞光异彩显得分外的亮丽,宝气随着灵光的闪烁翻腾不止。我往上空飞去,仔细瞧那变化之处。只见一幅卷着的巨画横着徐徐展开。

 

巨画是由宝光闪烁的白色锦布铺底,一边是已经展开的画轴,另一边是裹着画正在往左展开的画轴。画轴是抛光的精亮的黄金做成的,画轴的两头像是小时候在冰上玩的陀螺形状的轴头。画卷上下是白金包边,白色的锦布上面云雾缭绕,入圣境里的景象一样真实。

 

随着画卷的展开,金光闪闪的毛笔大字出现在我的眼前。最右边竖着的的六个大字是“创造者显身记”,从右往左逐步展开的是竖着的小号书法写成的文章。字体清秀,字的菱角明显,可以看得出,些这书法的功底非同一般,从古至今,也没见过如此灵秀的字。字的颜色和标题相同,都是锦线按照书法的轮廓织成,金线是由金丝所制,泛着宝光。

 

整幅画卷展开之后,一篇排列的工整简洁的文章就展现在我的眼前。

 

在我阅读这篇文章时,画卷上随着我对内容的理解展现出各种场景和腾云驾雾的人物都一一的体现了出来。这画卷上显示的是另一个有着立体感的宇宙时空的境界。

 

当我读完这篇文章,在文字的左边,一个笑眯眯的长白胡子老翁施展着法术,操纵着各种美妙的景象。

 

我知道这都是画脸的人物,就自言自语的说:“这老翁会是谁呢?”

 

“兄弟,你不认得我啦?”只见那长白胡子老头收回运化之气从画里活灵活现的走了出来。

 

“你认得我吗?”这时候的我好像没有了紧张和恐惧的功能,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平和安静。

 

“你就是这文章的主人啊!不过它是你未来所写。”老头开怀大笑般的说着,说这话时,满天的霞光宝气就跟着老头的语音游走,我们周围就围满了彩光之气,清新透亮,醉人心脾。

 

“冒昧惊扰了老翁,请问老翁是何方神圣?”我向老翁行一鞠礼之时问到。

 

你若想知道我,还需再看一幅画卷。

 

那老翁深处右手打开打开三个指头在空中一挥,空中便出现了一幅上下挂着的一幅画卷。画卷的开头是从左往右横着的六个大字“混沌子转世记”,画卷上的字随着我的观看往上游走。

 

当我看完之后,那老翁就给我说:“这篇文章也是你的未来之作。文中所指的微妙子,也就是老翁我也,文中所指的混沌子,就是你的前身混沌大帝。现在的你是他的转化之神。”

 

“按文中记载,老翁就是我的长兄微妙天尊?”

“正是正是!”老翁一遍点头一边笑的合不拢嘴。

 

我的疑惑涌上眉梢,开口就问:“如果这些文章是我未来所写,那么我的未来怎么会知道以前的这么多的事情呢?”

 

“世外之界的微妙境界费凡人的思维所能理解。你我同为太初老母所生,是由宏平衡运化的永动之机给了我们储存记忆的元神。这文中的内容乃是储存在你元神中对远古的记忆。”老翁还是边笑边说。

 

“如果按照《创造者显身记》的记载,你我都是那幕后者‘自有永有者’的所化之身?”我推测着问。

“没错。我们都是祂的幻化之身。因为祂隐于无形,以灵的方式存在就是老身我的样子显身,以有形的方式存在就只能借助你之手造化出有形的世界,祂方能得以成人。”老翁挽着胡须说到。

 

“如此说来,你我都是祂的所化之身,祂也就是我们的原型?”

 

“对对对!我们原本就是一体,但又可幻化无数。区别就在于处于什么样的环境之中显现。”

 

“我明白了,这就是我们同为一体却又能对话的奥秘之所在了。”

 

“是啊!你看着世界名义上是你所在,实际上确实那幕后老祖之功。我是祂的意念,而你就是祂的手脚。”

 

“这么说,我转世为人,这人,也就是祂的幻化之身?”

 

“没错啊!但你要记住,你身上寄有三元。一是那老祖的原始记忆,二是造世界时你的记忆,三是你化胎位凡人之后的记忆。这三个阶段的记忆同居于一个元神之中,只有元神打开,你这三个记忆才能分别通灵。”

 

“这么说,凡人中的那个我,并不是现在的我,我的肉体之身有他自己的个性特征和独立的意志是吗?”

 

“你明白就好!他有人性的一面,你只需在他体内守护于他,切不可过多的干涉他的情感和自由的意志,不然,我们就无法从人的角度洞察人类真实的状况。”

 

“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做?”

 

“现在实际已经成熟。那魔王在人间已布下恶灵之网,正在妖化人间,腐蚀人心,你应该去寻找七灵。只有七灵才能锁住魔王的心智,把把从人间驱离,把他的恶灵也一同封禁在黑匣之中,才能避免他再为祸人间。”

 

“你说的七灵,莫非就是我挑选出来的那七个女孩?”

“那七个女孩只是承载七灵的载体。要让她们的灵回归肉身,还任重道远。”老翁犹豫了一下又接着说道:“不过你现在还不能让那七个女孩知道召集她们的幕后主使者就是你。你一旦现身,那恶灵的信息网很快就会搜集到你的信息,到那时你会面临到危险之中。不过,我会时刻关注你的行踪,如有必要,我亦会亲自下凡,助你一臂之力的。”

 

“那就谢过天尊!我回去了。”

 

我听着老翁的笑声从端坐中醒过神来,睁开双眼,回到现实。次日就是约定去园际联盟总部报道的日子,我收拾了一下行礼,准备好明天一早的行程。

 

 

 

(后附《创造者显身记》和《混沌子转世记》全文。另,凡人中的我,乃是那“自有永有者”的显化之身,有多个人格同在,从第三卷起,主人公不再使用“我”,改用凡人的名字“锦”、“一锦”和“祂”这三个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