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异能

 

 

第13章受到宇宙飞船舰队高规格礼遇/ 秘境场景+外星文明情景奇遇篇

 

在连绵不断的西部大山脉的北边有一处寂静之地------海拔2800米的瑶池佳境。

 

从古镇到杜鹃山腰穿过15公里的过山隧道,就进入到了山坳平原。顺着溪江一直往上,驶到尽头便到了国际自然生态安全保护区,通过检查之后,开车驶入环山公路。环绕三座大山到了终点有一块山间平地。这里设有第二道关卡。里面是生态居住区。

 

生态居住区里坐落着一座与世外隔绝的园际联盟管理学院的分校区扎西大学园。

 

通过安全检查并核准身份后,锦进入到类似世外秘境之地。

 

前来接待锦的是a。

 

a穿着一身淡雅的黑边镶着棕色领袖的白色苏绣衫,下身搭配的是黑色的苏绣裙。她静静的很淡定的走到锦的面前。

 

“很期待你的光临,一先生。”a与锦一边握手一边继续做自我介绍:“我是负责接待你的礼司,我叫a”

 

锦恭敬的向她致以微笑作为回礼。

 

a文静的向锦接手行李。其它来往的车辆进入不了园区的关卡。

 

锦打量了一下a,但还是没有说话。

 

“这边请吧,我为你准备了马车,这是园区里唯一的交通工具。”a示意锦坐上了马车。A坐在锦的左边。驾驶马车的也是一位靓丽的少女。她看到锦微微一笑,看到锦坐上了车才做到马车前面的座位上。

 

锦发现这里的女孩不但丽质,而且笑容甜美,对人挚诚,没有丝毫的造作。锦也以同样的姿态回敬于她们。

 

A正准备开口向锦介绍园区里的情况,锦抬起右手示意有话要讲。A悉心聆听。

 

“a,噢······我是不是可以喊你礼司大人?”

 

a定了定神,还没想好怎么回答,这时坐在前面驾驶马车的b回头一笑,开朗的说道:“她是我们的执事,你可以叫她执事大人。”

 

锦本想“扑哧”一笑,但又憋了回去。

 

“你是我们的贵客,请一先生叫我a就可以了。这样会比较亲切一些。比我高的职衔上面还有十几个级别呢,高贵的称呼就请你留给掌实权的人吧。”a说这些话时的声音很柔和,也很亲切。

 

“好吧。a,我来这里有哪些需要特别注意的吗?”锦说话的语气开始有力。

 

a的瞳孔收了一下,微吸一口气沉到丹田,然后拧起精神说道:“回到你的住所后,我会给你安排你的岗前培训课程。趁现在还有一些时间,我先给你介绍一下园子里的情况······”

 

马车下了一个山坡,便行驶在了山间的平地上。路边是长满了灌木丛林的湖泊,清水孜孜不倦的流淌着,景观煞是迷人。

 

锦看着a点了点头。a心平气和的讲起来。

 

“我们这里的园区分外园区、中园区和内园区三个级别。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是中园区的溪湖区。大学园在中园区的平原区。中园区以外的环形地带是外园区,从第一个关卡到第二个关卡中间的区域都属于外园区。外园区是可以供内部机构对外承接的团队进行旅游观光的。内园区设在中园区内,是园际联盟高级行政机构的办公人员工作和居住的地方。非正式编制的工作人员是禁止进入的。”

 

“执事,我们先送一生去哪里?”b回头看了一下a说。

 

“先去住所。”a回了话就指着不远处的木屋别墅群对锦说:“前面不远处就是外聘高管居住区。你的办公区和住所都在那里。”

 

“这里很清静,是个好地方。”锦满意的说道。祂朝向a微微一笑,试探着问道:“可否透漏一些现任领导人的信息?”

 

A犹豫了一下,略显神气的说:“像这样规模的园区,园际联盟旗下有三十多个。联盟旗下还有从事经营项目的集团公司十八个,独立经济体类企业三十三个。管理这些机构的高级管理层都是在这里办公的。这些所有机构的财权继承人是一位只有12岁的小女孩,她的名字叫戴菲。是园际联盟现任督裁。其背后是由其父亲创办的督议院在扶助她。她的住所在内园区的督裁园内。督裁并不掌管实际事务。掌管实际经济大权的是按照其父亲按照与所有联盟体成员签订的园际联盟公约设立的托管机构,也就是园际联盟共同体。现任主裁是希诗瓦。行政园最高行政执行官、园际联盟公约组织执事长、园际联盟商业共同体总裁、园际联盟智库总参、园际联盟会议主席等均由其管辖。”

 

“大学园是一个怎样的机构?”锦不解的追问。锦在与m接触时听其介绍过有关设在这里的大学园的情况,很感好奇。

 

“园际联盟与很多大学合作设立有经济独立的国际学院。学院的分院分布在各地的园区。扎西大学园是专门培养园际联盟高级管理层人才的地方,是园际联盟的人才储备中心。根据园际联盟公约规定,通过各项规定考核得分相同的情况下,由年龄小的担任管理部门更高级别的行政职务。扎西大学园的学员都是从各地千挑万选出来的精英人才,各项考核指标基本上都能满分通过。所以,现任最高行政级别的希诗瓦年龄只有14岁。由于还有一项规定,就是弱势群体居上原则,这一原则等同于把男籍编制全部挡在内园行政区以外工作。”a再向锦介绍这些时,b时不时的回头看她,暗示她说的不该说的。

 

“考核内容都有哪些项目?人才又都是怎么招来的呢?”锦产生了更多的好奇,几乎不顾男士的风度冒失的问道。

 

“更多的东西我就不便多透漏了。有时间你就多研究一下公约里的章程。所有的制度都是根据这个章程制定的。我们企业的灵魂和生命都依仗着它而存在呢。至于你说的人才吗······”a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我们这里的学员说是学员,但都是不用交学费的,而且根据其贡献度享有薪资。入园之前都是签了合约的。另外就是一旦取得正式编制,其父母都可以享受园际联盟免费为其提供的终生养老和养生待遇。由于条件优厚,自然就能吸引到更多的人才拥向这里啦。”

 

A吸了一口气,提了提神,又接着讲:“这里最大的特色就是报考年龄不受限制,学院设有附小和附中。这就叫培养人才从娃娃抓起,先下手为强······当然,专家学者也有很多愿意来的。这里的养老和养生条件非常优厚,对于他们来说是个很不小的诱惑!”a讲完这席话再也不想多讲了,就指着园内的自然风光介绍给锦看。

 

A陪着锦看了为其安排的住所,把行李放好后就带着祂去了餐厅吃饭。

 

回到住所,锦走向阳台,从阳台向远处望去,景致可谓是奇美。远处高山的峰顶白茫茫的一片,虽是初夏,却也有冰雪覆盖。如翡翠般的湖泊就在眼前,湖边的高山树种绵延到深处,树海刚刚透出淡黄和浅绿相间的颜色,犹如油画上的一般。这里的春来的特别的晚。

 

一阵清风吹来,甚是爽蒙。深深的吸上一口新鲜的空气,沉于丹田,运动双肢后,又慢慢的呼出,平心静气并闭目养神了一会儿。

 

细看居住的地方,这里是一室一厅的小型环保公寓。虽然格局不大,但设计的通透,宽敞又明亮。办公室就在公寓旁边的一座木楼上。

 

远道而来,一路山道的颠簸,锦显得有些疲惫,倒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到了傍晚时分,山里变得更加安静起来。天上乌云密布,太阳的余辉从黑云的空洞里露出来,像鬼脸似的。

 

锦似乎隐约听到有谁在呼喊祂的名字。仔细听又听不到了。不一会儿,锦又仿佛听到有人喊祂,这声音仿佛是从窗外传来。锦朝窗外看了看······好像有什么东西飞过。

 

隐隐约约,祂感觉到有点不妙。走到窗户边往外一看,瞬间紧张起来。只见那远处的山头时而有飞船掠过。

 

锦顿时感觉到这又是一次外灵入侵,拿起衣服就往房子的外面跑去。

 

锦本想只是躲避远处山头那边的几艘小型的飞船,不料远处又飞来了越来越多的不明飞行物,秘密麻麻的,很快就布满了整个上空。

 

如此多的船慢速掠过空中,锦觉得这不是冲祂来的,紧张感很快就消失了。

 

“慢慢的观赏一下都是什么样的玩意吧······”锦心里这样想着,但又怕被天上的东西察觉,就躲在稠密的树丛里面偷看着。

 

在一群新的飞碟战斗群飞驰而过之后,规模更加庞大的宇宙飞船舰队缓缓驶来。紧跟着,更加可怕的事情发生了。一艘超大型的泰坦级宇宙航母正在逐步遮挡住原本已经灰暗的光辉。当它行驶到上空时,其规模之庞大,令谁都难以想象。远近十几座山脉都被遮挡住了,也没露出它的全貌。

 

这不单单是面积庞大,其高度才是更加的令人震撼。

 

它的出现,连远处最高的大山与其相比都相形见拙。它的纵面就像笔挺的墙,直直的穿过高处乌云的外面。无论从哪个角度看,满天之中都容不下它的一个棱角。它的大部分身子都被云挡住了。

 

“这么大,要多久才能过得去呢?”锦心里这样想着。可是这庞然大物像新冒出来的一座大山悬在空中怎么也不动了,也不见落下来。

 

这时,从远处走过来几个身穿银色服装的人过来。他们径直走到锦的面前,向锦鞠躬行礼。

 

锦定眼一看,是三个人,虽有人的模样,但却又不像人类。锦意料到他们可能是从那个大家伙上面下来的外星人。

 

他们懂得礼数,态度又很友好,并不是开始那般的可怕。只是他们叽里呱啦的说着一通话,锦一个字也没听懂。

 

奇怪的是,他们所想表达的意思,锦仿佛都感应到了,还很明白的样子并通过能量给予了回应。仿佛身体里面还有另外一个人再与他们沟通交流似的。

 

那三个来者又以奇怪的动作行了礼数之后就退去了。那个庞大的家伙瞬间也不见了。山涧里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此时,还在房间里睡觉的锦慢慢睁开了祂的双眼。祂朝窗户的外面看了看,确实什么都没有了,祂才放下心来。锦不知道这只是一个单纯的梦,还是灵魂真的出去过了。

 

山里的夜,很净,虽有虫儿的叫声,由于没了过多磁波的干扰,这里的空间格外干净。

 

大山里的负氧离子可以修复脏腑的超负荷失衡态,重磁场可以修整身体的能量矩阵。

 

舒舒服服的睡了一夜,放松了全身的筋骨,疲惫感一点也没了,浑身透着轻松劲。

 

整日里的奔波和劳累,到头来也不知有何意义。放松身心,放慢节奏,静静的聆听一下大自然的声音,回想一下过去,发现有很多忙碌,都是没有必要。

 

在晨曦中,沐浴一下大山里的阳光。

 

水汽弥漫着百花的幽香,让人的精气神都舒坦了。

 

锦漫步在长满了树丛的湖泊里的栈道上。这里是外聘高管区的私属景区,很少有人到这里来。以往的繁华、喧闹和快节奏荡然无存,这里的清静让人神怡。

 

此时,最适宜做的事就是思考一些有深度的东西,让人清醒和有城府。在适当的时候,做适当的事,这是领悟真知的奥秘。

 

锦很清楚,这么多年,祂都经历了什么。有很多东西,祂已经都领悟到了,还有很多东西,祂始终都想不明白。打开真知大门的钥匙,究竟藏在哪里呢?

 

无数次被带往灵异之地,却始终也没能突破隔界。

 

“我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我为什么是我,而不是别人,别人为什么是别人,而不是我······”锦有一堆深沉的问题无处可解。

 

如何才能找到了解真相的路经和突破口呢?类似这样的问题,始终沉寂在祂脑海的深处,只要稍有空闲,这样的迷茫就会浮现在祂的心头。

 

有了智慧,也就有了思想,有了思想,也就有了深度,有了深度,也就有了惆怅。

 

“这里的宁静,是打开心境的钥匙,还是人灵魂的归宿呢······”祂徘徊的走着,又沉寂的想着。一边欣赏着风光,一边观察着自然的景象,又时不时的做着屏息凝神的动作。虽说是一花一世界,祂还真有把一朵花儿世界里细微之处的奥妙都要看穿的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