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舌战群英/ 会谈篇

 

A在不远处看到了锦,站在湖边的栈道口处,没有上前打扰的意思。锦看到了a,意识到一天的工作就要开始了。

 

在山坳里一条河流旁边的一块很大的平地上,建有一个花园,约有五百米宽,一千米那么长。四周有铁栏杆围着。顺着河流穿过园子旁边的路道被封闭了。再往前就是河流的尽头山涧瀑布。

 

园子里错落有致的建了各式风格的庭院。这是在原有居民的村庄上开发起来的。村民被安置到了别处。

 

在一个由白色的环保材料建成的大HOUSE里的一楼,是一个向西的大堂,大堂的北边是一个会议室,南边是几个大房间和配套间。室内的布置并不豪华,但简约气派,紫红色的格调。在一个很大的房间里,一张用半根硕大的独木切成的长桌东西方向放在房子里的正中间。桌面很长且宽,下面是T字形掏空单脚腿。颜色紫红。长桌的两边各放着八张精雕的木椅,椅子上镶嵌着各种宝石。长桌的一头放着一张比其它的椅子高且很大的雕花椅,椅子上的宝石更加晶莹光亮。雕花椅的对面放着四张木椅。这是一个21座的小型会议厅。东边的隔壁是一个会宾厅。

 

会宾厅里放着一张比21座会议厅里主座上的雕花椅更加气派的独木高雕椅,背对着东边的屏风。雕椅上除了镶有彩宝外,顶部还镶有一颗巨大的天然海水珠,椅子的边上镶有钻石。椅子右边放着两阶的上座墩,左边是一个圆形的高茶几。高雕椅前面的两侧放着黑檀木椅背靠两侧,款式新颖简洁,没有雕刻。椅子的两边是方形的可以活动的茶几,将茶几放在两边时用于会客,将两个茶几合并放在椅子的正前方时可用于召开非正式会议。

 

几个穿着得体的女子正在这里交谈着话题。

 

“今天召集大家来是有几个重要的问题与大家商讨!大家先看一下手中的文件。”坐在主位上的女孩名叫希施瓦。是园际联盟最年轻的高层管理人员。她穿着一身黑色束腰长摆裙,脚穿黑皮鞋。两鬓的头发拢起扎着一个独辫,连同其它的散发都披散到了肩背上。

 

希施瓦来自北盟国家的一个小镇。其家族背景非同一般。她是从南北盟国家选拔出来的最出类拔萃的一位学生。签约园际联盟后经过多次海选晋级为主裁一职。她的长相无可挑剔,眼睛极具亲和力,说话时颜容轻快带着深邃,清脆柔畅的语气带着刚劲之力。虽然看不到她带有丝毫的微笑,但能让人体会到一种亲切。她坐姿端正,威严都藏在了内在的底子和黑色的袖筒里。

 

坐在两边位子上的分别是各霸一方的高管人员。

 

在希施瓦左边第一个位子上坐着的是园际联盟会议主席C,来自内陆南国水城;第二个位子上坐着的的是园际联盟智库总参D,来自西部名镇;坐在希施瓦右侧第一个位子上的是园际联盟最高行政执行官E,来自东岛盟国的樱山;第二个位子上的是园际联盟公约组织首席官F,来自海河大市;第三个位子上的是园际联盟商业共同体总裁G,来自内陆中地。

 

“请G先为大家做个报告!”希施瓦用明媚清澈的双眼坦然的环顾着坐在两边的几位高管说,然后看着G轻微的点头示意其发表讲话。

 

刚满二十岁的G,是一位开朗、甜美、长相精致的女孩,带着一副黑色方框眼镜,身穿带着白丝带的白衬衫,外披一件黑制服,下穿黑色带花直筒粗麻裤。

 

G带着一股阳光之气、语气平缓稳健的向大家做着报告:“根据各地呈上来的统计报告显示,联盟旗下产业的经济增速开始放缓。由于老年公益项目的投入过大,加上在合约国的影响力扩大导致的申援项目增多,联盟体机构实际创收支持银根上涨幅度出现下滑迹象。虽然扩大了专业技术和专家团队的引入规模,但由于引动的经济效益未能立即得以体现,而由此增加的长期运营成本居高不下,这也是导致良性循环受挫的一个原因。如果不立即采取有效的措施,园际联盟的经济链一旦导向恶性循环,实体机构就有可能走向解体和破产。相关的报告此前我们已经递交给智库做了研究。报告完毕。”

 

“D有什么建议?”希诗瓦向智库总参发问。

 

“我们接到报告做了综合的分析和研究,发现问题的根结源于联盟创始人麟洛失联后,很多产业的创新思路和主观能动性不像以往那样突飞猛进。虽然麟洛先生给我们留下了大量先进的模式,但与他主导时相比还是有所逊色,只能维持常速发展,加速效应很难保持持续。这样的状态维护整个机构系统正常发展和运转本身是没有问题的,但是由于扩张势头过猛,反而是欲速则不达,我们认为应当适当减速扩张。”年仅16岁的D虽然总是以微笑示人,但凡与其接触的男性总是会因见其美态所窒息。其面白皙透红,有国色天香之美,眼神犀利,身材苗条而圆润,肤质细腻而饱满,身态柔而有型,朝气型的雍容华贵,走向闹市必须以斗篷环纱遮面,否则就会导致路道上车祸连连。看见她的司机总会因她引人入胜而忘却了还在开车。有人为其取号叫车祸精。又有人叫她快车杀手。

 

D说到这里,看到F有些听不下去了,就缓和了一下语气说到:“关于这个观点,我们与公约组织高管也都有所沟通,F也向我们提交了现况分析报告,我们也认识到确实需要综合考虑,之后我们设计了B解决方案。下面先听一下F对未来形式的看法吧!”

 

F身穿唐式锦绣套纱棕色装,黑色直筒裤,极显富贵和肃正态。拥有极致智慧的人相貌的遗传也都是非同的一般。古代的美人都是美的各有特色,F的美是标致型的,所有人类种族的美达到一定的极致都是F的模样,她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流落在人间让人百看不厌且有纯正血统的人类标本。她的所有骨骼和外观器官,包括睫毛在内的长度,所有这些美按照黄金分割的标准程度,哪怕是用电子显微镜进行测量计算都不会有误差。其他所有类型的美与F相比,只能算是一种个性化。

 

F看到大家的眼神已经转向于她,她就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现在的时代是个极速的时代,最近30年的成果超过了以往数千年发展的总和。我们要么胜出,要么灭亡。没有退后的余地。现在与合约国的关系已经稳固,正是大力占领要塞的紧要关头。要知道,我们的对手是谁?是黑暗势力军团。他们以往对待民众的残忍大家有目皆知。如果我们在力量上不占有优势地位,世界上将会有更多的地盘被他们占领,一旦这个拐角发生逆转,我们的地盘就会逐步被他们吞噬。到那时我们会连一点骨头渣都不会剩,更不用说维持或延续现状。这就是蝴蝶效应。”F看到大家还有继续听下去的意愿,就刻意放松了一下语气的节奏,温和的说:

 

“现在各地对我们的认可度热烈而高涨。我们已经成为一股平衡世界格局的中间力量。由于我们对关键地区的安抚和援助,使他们有了安全感,从而减少了大量的战争和恐怖袭击事件的发生。我们可以轻而易举做到的事,别人可能需要通过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斗争都无法解决。这是因为我们有智慧,有方法。我们的智慧和方法是从哪里来的呢?当然,我们不能忘记我们的创始人开创性的思维带来的动力起点模式。他的成功,关键在于用人。我们通过与合约国的合作已经从世界各地选拔出大量超人类的精英。在座的各位,不都是这些地方汇聚而来的精英吗?如果我们现在放弃新领地,就意味着那里的精英不能被我们去发现。我们最大的财富就是储备精英。否则在下届选举时可能就会后继无人。我们不进就会倒退,所以,我们必须要突破。突破是我们唯一的出路。我们现在已经到了置之极地而后生的紧要关头。”F极力压制着语速,唯恐因情绪激进而失态。

 

“那么就请D说下智囊团队探讨出来的B方案吧!”希诗瓦把目光又转移到D身上。大家也一同看向她。

 

D说:“我们通过研究,并对各位智囊的方案进行了探讨,我们一致认为,要想在经济上取得新的极速发展目标,只能借助外力。但借助外力会受到公约章程的制约,很难有所施展。我们向行政院提供了一份向外界策划机构征询策略的方案,从收集到的策划案来看,很多方案公约章程都有明令禁止,无法执行。外界愿意介入的财团基本上都有股权要求,这是我们的管理制度绝对是不允许的。现有一家商界总裁会议管理机构的创始人提供的一套方案可以解决这个难题。行政园与其展开多轮谈判,他们愿意与我们建立全方面的合作关系,并同意我们收购其名下的机构,收购资金也愿意加入我们的托管体系。我们支持行政园的这一提案。有关他们更多的情况,行政园的首席官E会更清楚。”

 

“我园已与他们签订了并购计划意向书,相关收购事宜等待会审通过后即可实施。其负责人一锦先生已经接受了我们的外聘。”E接着D的发言补充说。“根据公约章程里的弱势群体居上原则,男子只能居于内园以外,男子护卫只能居于中园以外,中园护卫只能是女勤,内园护卫只能是女官。一生身为男性,即便所有项目考核得满分还是要降半级编制,只能纳入中园区,若要进入内园区汇报工作需经一等编制机构约见,并经专人带领方可入内。其现以特邀顾问身份聘请,并未纳入正式编制,请主裁定夺安置。”E穿紫红色的套纱连衣裙,一头短发扎着蓬松刘海辫,随性时尚,流露出一股透着朝气霸道的公主范。晶莹剔透的皮肤煞是迷人。

 

希诗瓦把目光转向园际联盟会议主席问:“C认为如何安置?”

 

C是内园编制中仅次于希诗瓦的高管,对所有管理机构的部门享有巡政权和职务罢免权,其管理的会议委员会对章程制度的裁决享有终决权。

 

C穿着紫罗兰色套纱装,耳际编的蜈蚣辫绕头而箍,神气十足。犹如站在空中手拿圣卷传讯的天使一般。C说:“创始人麟洛先生曾以超出一等编制贡献度而取得特一等编制资格,从而获得自由出入内园区的特令。但其并没有入住内园区。一生在没有取得特一等编制之前,不可能通过会议表决取得特令。在没有取得特令之前,即便是主裁也无权特许。”

 

“那就暂时将其挂靠人力资源储备部,由行政园负责调配,哪个部门有需要再做差遣。中园区设有一等编制机构外办,有令通过外办传达或进行外巡会见,祂也可以通过外办向各机构递交报告,若有召见必要下达约见令即可。未经约见不得入内。”希诗瓦下达了通令,高管们齐声应道:“诺!”

 

“不是约了一生了吗?”希诗瓦向E问道。

 

这时站在E后面的服侍官向希诗瓦报告说一锦先生已经在宾客厅等候。

 

希诗瓦示意请祂进来。礼仪官就招待锦进入到会客厅,祂站在门口向大家点头示好,然后走到厅的中间向希诗瓦以鞠礼见面。

 

“有幸面见主裁和各位高管,一生倍感荣幸!”锦客气的说道。

 

希诗瓦点头回礼,但并没有说话,只是目视着锦。这是希诗瓦考核锦的一种方式。

 

锦穿着一身墨绿色套装。皮肤白净,面部饱满红润。从肌肤上可以看出30多岁的锦之前是个身材苗条的小伙,不然并不是很胖但已接近中年的男子不会皮肤紧致如婴童。

 

希诗瓦打量着这个男子,察其颜,观其色,只见锦不动声色,为避免目光与眼前的少女对视,其低下头以行礼状站立,右手行至胸前,眼珠不动,瞳孔放大,用眼角的余光等待着主裁的发话。

 

坐在厅内两侧的高管们着实为其紧张了一把,见其面不改色,神情坦然处之,也都放松了下来,有些目光直视于祂,有些在整理文件,E正在端起杯子品茶。

 

大约持续了100秒的时间,希诗瓦向站在门口的礼仪官点了点头,礼仪官就招待锦坐在主裁左边的第三个空着的位子上,随后又有服侍官端来香茶。

 

“听闻一生对我们的了解甚是细微,与我们的合作也是真诚备至,我们可谓是同德同仁,大家对你的真诚甚为感动,我是否可称呼贵尊为‘真诚君’?”希诗瓦慢条斯理、谦和而带着漫然的姿态看着锦问道。

 

“诺!主裁上官尚尊令使大人授誉高称,笔人荣幸之至。”锦起身向希诗瓦鞠躬以示感谢。

 

“笔者乃圣笔策士,不必过谦!”希诗瓦伸出左手示意其坐下。“听闻先生人称南国雅士,谋略过人,请真诚君解释一下贵尊的策划方案吧。”希诗瓦双目有神,仪态庄重,语气和缓,略带着正气和期待的神情向锦问话。

 

“手扶舵可使巨轮。我们要想借助外力又能控制主动权的办法,可以通过设立一家母公司,在确保控股51%以上的基础上吸引外来资金,然后按照统一模式设立多家子公司,并在对各自公司进行控股的基础上吸引更多外资,以此类推,通过对子公司行使控股权设立更多的子公司,直到达到所需规模为止。大家有不明白之处敬请发问。”锦讲完话礼仪性的向大家点头示意征询意见。

 

共同体总裁G向锦问到:“如果是这样,我们实际的股权收益并不会增加,这与我们的利益有何相关?”

 

锦说:“如果对木工害死和所有子公司的总股权进行细算,我们的实际股权份额确实会是很少,但由于我们对所有公司享有决议权,那么在市场中的竞争力就会大增,对我们所拥有的闲置资源可以进行充分开发,而且可以安置和分配我们培养出来的人力资源。”

 

行政园首席官E问:“我认为此案被执行的话意义重大。只是即便我们控股了母公司,但其它的股东权利亦不可小视,一旦他们联合其它势力对我们形成压倒势力如何避险?”

 

锦回答说:“可以分化其它的股东权益。我们可以先成立大量A类母公司,然后再联合注入一家或多家大型B类母公司,由B类母公司再组建多个C类子公司。通过合理的分化模式进行把控每一个环节的母公司和子公司。”

 

公约组织首席官F问:“谈谈你计划的吸收外资的优势吧!”

 

锦沉着冷静的说道:“通过对联盟旗下的产业机构进行综合分析,我已经整理出一份内部优势资源报告。这些资源优势如果得到充分利用和发挥,将会带来巨大的市场产能效应。如果由外来资金介入开发好每一个模块,可以使现有盈利模式在预期内提升十倍以上。”

 

“能否举例说明?”希诗瓦问到。

 

“我们在合约国的投资项目甚多,如果能够资助一些很少拿过大奖的小国的体育团队并指导他们在一些大型赛事上拿到冠军,再利用他们的知名度为我们的企业代言,势必能威震四方。我们以对很多艺术团体的收编已经储备了大量的艺术人才,如果能把一些有潜力的艺人打造走红会可以成为巨大的吸金重器。”锦很有信心的说。

“让小国的体育健儿拿金牌,让艺人走红,谈何容易?”智库总参D疑惑的问道。

 

“这只是随便举了两个例子而已。我在策划案中类似的提案有过百个,每一个提案都有我的方法和道理。当然,有些是需要我亲自去做了大家才会明白。”锦说完这话,用充满了信心的目光看向大家。

 

“今天的会谈就到这里。相关议案由E负责召开议事会拿出决议案呈交上来。”希诗瓦说完这话后就在C的陪同下离开了。她那迷离的眼睛、威风的神态和雷厉风行的气势把锦刚想嚣张起来的锐气瞬间灭的无影无踪。

 

大家随后陆续走出会宾厅。E走到锦的面前微笑着与锦握手,用赞赏和肯定的语气说:“真诚君的言谈令我们有所期待。随后我会安排相关人员与你交流相关事宜。”

 

E做了交代就在锦的目送中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