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大显身手

 

天刚蒙蒙亮,锦持剑在湖边。

 

锦似有天地之气冲而不出。一只天鹅拍打着水面飞向远处。其它数禽闻声惊慌而逃。

 

站立在湖边的锦轻颤手指,长剑“嗖”一声从剑鞘中腾空而起。锦直立转了两圈将鞘往树上一松,顺手接住落下的剑柄,那剑鞘已稳稳的落在树叉之上一动不动。

 

锦耍起剑大踏步快速腾空侧转三十来个大圈之后,利落挥舞数招,那剑在锦的手中游刃有余,只见锦立身右手由慢至快悬剑起舞,那剑便在锦的眼前形成蝴蝶飞舞之形,锦又一把抓剑在空中一抖,剑瞬疾在锦的右前方如飞轮一般上下方向极速旋转,那飞轮之剑就随着锦指向旋转中心的右手双指的移动由左向右围着锦的身体移动一圈。

 

锦又持剑空耍环身八字飞剑二百个来回,速度之快如激光闪烁,而后又迈步半蹲让剑围其双臂双肩和腰身自由旋转八十余圈。

 

锦又持剑大跨步腾空而行,半眨巴眼的功夫其身已在五十米开外。锦又持剑倒空翻大耍翻空轮三十余圈,然后在直立数秒之后,左腿一弯,右脚轻轻在地上一划,单脚点地的直立之身便如旋风一般自转了300圈有余。那背后右手所持之剑随着锦的旋转之身形成了圆筒之镜。即便此刻有万弹来袭也必全部削成隔片摞在地上。就是不知这剑够不够锋利。

 

忽然,那圆筒之镜一个电闪,光飞镜碎,锦已威风凛凛的直立于湖边,双脚点地,如同鹤立。

 

此时正从远处而来的A见锦剑术其速如光,其稳如钟,其态轻如丝纱,其姿如鱼儿戏水,看得A是眉飞色舞、心花怒放。

 

正在A深吸一口气猛地摇头清神的瞬间,锦已直挺挺的立于A的眼前,着实把A吓的一个冷颤。

 

“我的爷啊!”A吃惊的喊了一声,慌忙飞快的拍着胸脯。

 

“A大执事有事吩咐吗?”锦问到。

 

“不急不急,你先让我缓一下。”A停顿了一会儿又忽然叫了一声:“一生!”

 

“请讲。”

 

“你刚才耍剑如此之快,心脏如何受得?”

 

“我把脏腑都已锁住,不碍事的。”

 

“还有这等功夫?”

 

“是啊!这是锁府功。”

 

“真没想到看你一身清雅身姿,竟有如此神功。”

 

“我也是刚耍不久。”

 

A摇了摇头说:“一生也会说谎吗?别说是刚耍不久,我看过一些武打的电影,即便是武侠小说改编成的电视剧里的特效镜头也没见过你这等如此身手的呀!”

 

“这不足以为奇。过几日你自然会明白因何缘故。”

 

“你让我从你身上看到了无限的奥妙,不过不急,相信会在日后的接触过程中会有更多的了解。但愿能够让我心中的谜有所解而不是有所增。”

 

“那你先准备个小本子!”

 

“什么意思?”

 

“好记性不如烂笔头。我怕你的谜太多了脑子里装不下。”

 

“我一定会准备的。”A被羞的低下了头。

 

“今天有何安排?”锦问到。

 

“今天受音乐学院邀请带你去考察舞蹈学院和音乐学院的作曲系。”

 

“好!”锦说完把剑往放剑鞘的树叉方向一扔,那剑便稳稳当当的落入剑鞘之中。锦又在地上捡起几粒石子左右手分别往那剑鞘处一弹,一粒石子打中剑鞘头部使剑鞘撅起,另两粒石子从树上反弹到剑鞘的中间两处,那装好剑的剑鞘便稳稳的直立着飞到锦的手中。

 

“这又是什么功?”A忙问。

 

“这是力道功!”锦侧脸瞥了A一眼,绷着嘴微微一笑走开了。A不紧不慢的跟了上去,与其并肩而行。

 

“用这功打台球是不是可以一杆全进?”

 

“没试过······”

 

 

阿卡西大学园设有多个学院,分别分布在钙化瀑布群景区周边的几个山涧的平地上。一栋栋民族风格的别样木楼就是教学区。音乐学院独占一个小院,院子里的一栋木楼设有一个系。

 

锦在A的带领下来到作曲系与系里的领导作了一些交流之后,在系领导的陪同下来到一间教室。

 

由于锦在会宾厅上的发言被几个在场的服侍传到了学生们中间,锦提出的打造一批艺人走红的提案很快便在各大艺术类院校传的沸腾起来。

 

正在上课的学生们看到由集团公司的礼司和系领导陪同而来的锦,自然知道就是祂了。学生们齐刷刷的朝锦看过来,个个紧张的神情很快都显在了眼圈和白净的脸蛋上。

 

锦并没有和大家打招呼,而是走到学生的后面一同听教授的课程。系领导加了板凳给锦坐下。旁边的学生就慌忙又搬来两把椅子给A和系领导一同坐下。

 

正在上课的教授是一位年近六十岁带着眼镜的身材略胖的女士。

 

教授把一些要讲的内容简略的讲了一遍,又做了一些总结后给大家说:

 

“今天我们班里有贵客临门,请领导给大家做下介绍吧!”

 

学生听完教授的讲话就回头朝后面看去。

 

系领导和锦他们就站起来。系领导说:“这位就是大家热议的集团公司请来的一锦先生,请一生和同学们互动交流一下吧!”

 

锦向系领导微笑着点了一下头就庄重的走到坐在钢琴旁边的教授旁边,站正之后看着大家,又微微的点头示礼。

 

这时候学生们已经都从围着教授做着的位子上站了起来。教授也从钢琴边站起来站在钢琴的一侧。

 

“同学们,我没有从事过音乐教学,不过业余喜欢音乐并做过一些研究,我们一起探讨一下对音乐的认识和学习心得好吗?”

 

学生们一阵鼓掌之后,锦事宜大家一起坐下。一位学生从后面搬来一把椅子给教授坐下。锦也在钢琴边的教授站起来的地方做了下来。

 

“大家都是研究音乐和作曲专业的,谁能告诉我音符的七个音里的为什么会存在4这个半音呢?”锦微笑着问大家。

 

学生们相互看了看,没人敢作声。

 

“我没有考大家的意思。我和大家一样,都很多不懂的需要学习。”锦又转身看向教授问到:“教授从事音乐研究多年,能否发表一下您的认识呢?”

 

教授思考了一下说到:“半音是自然界存在的一种自然现象,从音乐学术的角度来讲,它存在的原因学术界还没有一个统一的说法。”

 

“我们的教授音乐造诣很高啊!教授指导我问的不是4为什么是半音,而是这个半音为什么存在。那么,我们是否可以抛开音乐的范畴来认识它呢?”

 

“一生说说看!”教授说。

 

“我在做术数方面的学问研究的时候发现,世界是有三个基本数构成的。”锦说到这里站起身来走到黑板旁边用笔画了三个彼此紧贴着的圈,三个圈里分别写上‘1’、‘2’、‘3’三个数字。

 

“谁来给我念出这三个数字?”锦看了看学生们问道。

 

一个学生站起来念到:“1-----2-----3。”

 

“还有谁能按不同的方法来念?”

 

“2------3------1”又有一位同学站起来念道。

 

“大家有没有发现,同样一组数字这样排列之后我们没办法区分哪个是头。不同的人就会以不同的数字起头,所念出来的数字顺序也就完全不同。如果倒过来念又会出现另外几组不同的念法。”锦停顿了一下后又说:

 

“你们有没有发现,如果这三个数字是三个连音,有两个相连的音都是高一个音,还有一个相连的音是高两个音,那就是1和3中间少了一个2音。如果把两组123连起来就是1-2-3-1-2-3 ,在这一组因里只有1和3之间相隔连个音。如果我们把任意相连的1和3因之间填充一个2音,大家看看会是什么效果?”

 

“无限循环的起伏音!”以为学生勇敢的站起来说道。

 

“为了让大家看的明白,我们来看一下把2填充在1和3中间就会变成1-2-3-2-1-2-3-2,如果把无数个1-2-3相连,所有的1和3中间都填充上2音,大家就能看出这种波浪音的效果。”

 

“可是这只有三个半音啊!”教授说道。

 

“是的。1-2-3是上扬音,3-2-1是下滑音,这原本是一个旋律,由于从听的角度不同而产生了不同的效果。这就是世界的两面性。也就是阴阳性。我们把这连个阴阳旋律连在一起就是1-2-3-2-1这样一个先高后下的上半弧旋律。在这个上半弧旋律中有三个连音是2-3-2,这个是前面那个半弧旋律的顶部旋律音节,当两个半弧旋律相连后就会形成1-2-3-2-1-2-3-2-1这个波浪旋律时又出现了一个下半弧旋律的底部旋律音节2-1-2。如果上扬或下滑的复合音1-2-3或3-2-1算是一个完整的直线音的话,那么,2-3-2和2-1-2这两个复合音就是折线音。所谓折线音就是把一根直线一折两截成为半截线音。这也就是我们所认识的半音的由来。不知我的分析大家是否觉得在理呢?”锦看着大家说。

 

“这和七个音之间有什么联系呢?”一个学生不解的问。

 

“音乐学上对音怎么分类我并没有过的研究,但从科学上来讲,不管是7个音还是12个音还是五个音,在我看来世界上只有三个半的基本音。你们之所以会认为存在7个音,这是因为你们把三个半正音和它的相反音连在了一起。如果把两个三个半音连起来就会产生7个音的效果。由于人类的听觉习惯,这种原本是阴阳关系的7个音而被误认为是一个上扬的直线音节。如果这是这样,7这个高音怎么能和高八度的1音是想相连的呢?如果把这两个音调高一度不就是1-2的音节吗?”锦征询大家阴间的眼神问到。

 

“从7音到高八度的1音这个半音节在调高一度音后为什么又变成了1-2的全音音节了呢?”一个学生又问到。

 

“这个问题你们教科书里没有答案吗?在我看来,半音和全音从听觉上并没有实质的区别。它只是人类听觉习惯上的一个错觉。这就和前面讲到的上滑音和下滑音一样,都是人类听觉习惯产生的错误。这就好比你白天站在地球上和晚上站在地球上,都还是觉得自己是头朝上的,而事实是地球明明已经转个半个圈。我们在空间的方向认识上有错觉,那么在音乐的方向认识上是不是也有错觉呢?”

 

锦的话音刚落,教室响起了电闪雷鸣般的鼓掌声。

 

坐在一旁的教授激动地说:“太精彩了!可以看得出一生完全不是搞音乐出身的,但却对音乐的认识远远超出了音乐界的人士对音乐的认识。”

 

“过奖了!我和大家探讨这个问题的目的是想给大家切磋一种新型模式的创作方法,如果大家有不同意见可以踊跃发言。再强调一下,我是从事科学研究而不是从事音乐研究的,在音乐的认识上我可能是外行,但我这种不受以往音乐学固有理论束缚的思维可能会激发你们对音乐的创作有所创新。”锦谦虚的说。

 

“但说无妨。这就是一场交流会,即便交流的内容有所背离音乐理论,大家也是可以理解的。”教授圆着场说。

 

“我时常在修行时头脑里浮现出很多美妙的旋律。当我在达到一种状态后,这种奇妙无比的旋律就会连绵不断的涌现出来。可惜我并不爱好钻研这一行,不然我可以谱写出无数的乐章给你们做教材了。”锦流露出含蓄而幽默的表情,性情温柔之至。

 

“一生现在能否即兴把你的乐章演示给我们欣赏呢?”教授问到。

 

“我的记性不好,没有办法记住以前浮现出来过的东西,但我随时可以产生无限新的音乐旋律,而且还可以根据心情和境界集中精力即兴创作更加精华的乐章。我可以随时开始即兴创作并立即演奏给大家看,如果体力允许,甚至可以一直连绵不断的创作下去。我之所以能够这么做,就是因为我对音这门学问有着类似前面所讲到的那些方面的参悟。”

 

锦在说着这些话的时候已经开始弹奏其手下的钢琴。

 

教室里瞬间响起了一阵气势磅礴的旋律。紧接着旋律由强劲变为欢快的节奏。大家从音乐里可以听得出蜻蜓点水、玉兔奔跑、雨水从房檐上噼里啪啦滴到地上水槽里的意境。紧接着是一阵风奔跑的旋律。大家可以听得出风在不同的速度下和不同的环境里奔跑的场景。那风声流动的音乐旋律就犹如一条小白龙在云中嬉戏又如在山涧里调皮的玩捉迷藏一般。又在一阵大喜和大悲的旋律过后,音乐带领大家进入到一种清新悦目的唯美情景。

 

锦不断的变换着创作手法和风格,让在场的人都跟着锦的演奏旋律进入到他内心无限美好的心境。

 

如果文章能让读者了解作者内在的情怀,那么锦能用即兴创作出来的音乐旋律让观众听懂他的心声。

 

不知不觉中,所有在场的人都像着魔了一般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聚精会神的“阅读”着锦演奏出来的旋律。

 

在锦停下来很久之后,学生们才慢慢的从美妙的情境中回过神来。他们几乎情不自禁、异口同声的说:“太美了!”

 

教授感慨的说:“这种美不只是音乐的旋律之美,而是人的心境之美。一生可真是大神啊!”

 

教授说出了学生们的心声,都不住的点着头,脸上流露出红润的光彩,还有无比激动和欢快的表情。

 

“一锦老师,请恕我这么称呼你。你能否教我们你这种创作的技能呢?”一位学生开心的带着一丝羞涩问道。

 

“如果是学美术的学生,我会用别的方法传授给他们创作绘画的技能,比如,我会让他们进入我的梦里,看见我头脑里随时臆造出来的万幅画卷这样的场景。而传授你们技能的方法,我无需使用语言。我可以通过音乐的旋律与你们对话。这是一种心灵语言的交流方式。”锦心态平和的说。

 

“是啊是啊!我能从刚才那些音乐旋律里听得懂一生想给我们说的话。”又有一位同学踊跃的说。

 

“心灵美是创作出美妙的音乐的最好途径。当你们能够挖掘出内心最美的心灵,自然也就能创作出和心灵一样美妙的曲子。”锦说。

 

“一生能否告诉我们,为什么能够通过音乐的旋律听得出你的心声?”一位学生问道。

 

“这不是音乐范畴的知识能够解释的。这是一个意识波传递学范畴的问题。当然,你们不曾接触过这门学科。这是我自己的学科,还没有问世呢。”锦笑着说。

 

“一生可谓是学识渊博啊!”教授说。

 

“如果这些可以学来的,大家就不会有如此多的疑惑了。当你们掌握住一些方法之后,有很多东西都是可以自己领悟的。以后我会时常过来与大家交流。你们当中必会有大才涌现出来的。”锦说完这话便站起来与大家告别。